梨园子弟瞎他妈搞——何鸣和他的老生流派

准备以后有啥看戏感想和相关废话都发这儿了…基本上西皮毕业现在他俩被卓伟拍到开房我估计都心如止水…只想看文的朋友们取关随意啊


梨园子弟这个文,何鸣人设是电影秋雨自带。电影里他半途而废又浪子回头,梨园里和许一霖竹马竹马,就让他从一而终了。电影里何鸣唱的是四郎探母,坐宫,演杨四郎延辉。杨延辉属于典型老生行当,当然同人文yy免不得要给角色狂加属性,为了让何鸣同志更苏,于是就让他允文允武,变成一个文武老生。

京剧除了行当以外还有个特殊之处在于流派,老生流派众多风格不一,从前后四大须生数有:余叔岩余派,言菊朋言派,高庆奎高派,马连良马派,谭富英谭派,杨宝森杨派,奚啸伯奚派(前后四大须生都有马连良)。不同流派带来了不同的特点和代表剧目。以现代京剧舞台上看,学余学杨的人多点,而且这两个流派十分大路,写戏曲相关,尤其涉及到剧目问题,只要不是太偏,这俩流派都能演,不太会出错。

梨园正文没细说何鸣是什么派,但是在无数瞎几把扯的番外(尤其松鼠老师的知乎体)里,何鸣应当是学了马派,主要原因是我个人对这个塞袜子流派格外喜爱。

冠冕堂皇的词语堆砌我就不照搬百度百科了,总的来说马派是个很有……贫感的流派,特别是给人配戏的时候,适合耍流氓而不真流氓的角色。马派在北方影响大一点,南方其实也有个相对应擅演喜剧(当然也演悲剧)的流派,周信芳(艺名麒麟童)的麒派。自我总结,在扮演喜剧角色上,马派的风格是“嘻嘻嘻”,麒派是“嘿嘿嘿”。我也自己也喜欢麒派,松鼠的知乎体里说何鸣马麒兼学,其实这个不太可能,这俩流派用嗓差异太明显,而且也少见现代老生演员在文戏上同时学演两个流派风格的。

何鸣还有个buff是演武戏,文武老生说好听了叫综合全面,刻薄一点其实是干的不够稀的凑。京剧里一般性的技术动作是所有演员都学的,老生演员也有一些很见身上的戏,比如四郎探母巡营一折里就有吊毛,但是不能因为某个演员可以来某个难度动作就觉得他一定什么都会什么都能演。

什么流派什么行当演什么戏是个略复杂的问题,看似严格但总会发现我操这帮人怎么什么都演,看似瞎几把演但仔细一琢磨又都有演的道理。举几个例子。

红鬃烈马里平贵别窑,或者投军别窑,因为是十八年前的薛平贵,没长胡子不戴髯口,一般都是小生演,又因为这个戏做表的成分多还扎靠,所以有些武生也演,还因为周信芳老先生演这个戏,所以导致有些麒派老生也演,不戴髯口,但唱腔还是老生的大嗓。

霸王别姬里项羽勾脸,按理说是花脸,但是这角色首演是杨小楼,所以武生也能勾脸演。现在舞台上花脸武生也都有演这个的。同理还有艳阳楼里的高登,本来也是个勾脸角色,一般是武花脸应工,也并不是戏里的主角,但自从俞菊笙因为救场演过一回,又把这个演法传下去,现在这戏基本都是武生勾脸演高登了。

从演员本身来说,也有比较极端的例子。比如这几天一直叨叨的王老师。他武生学的厉慧良,文戏最早按余派走,后来拜了谭派,所以传统文戏打渔杀家坐宫武家坡打金砖都演过,因为是武生,雅观楼八大锤也演。按理说雅观楼八大锤都算小生戏,但武生总爱抢武小生戏强行演所以也算有传统,除此外武生勾脸戏艳阳楼,典型的文武老生戏野猪林战宛城,典型武生戏挑滑车白水滩,典型谭派老生戏定军山也都演。还演过猴戏和钟馗嫁妹。猴戏本来厉派就演,但昆腔的钟馗嫁妹一般武生不会,是因为这戏是厉慧良自己琢磨着学的,所以厉派武生才有会这个的。看上去王老师已经到了瞎几把什么都会的地步,但即使这样也没见他演过大探二(可能是别的不干就抱着肚子唱嗓子盯不下来吧)。

正文里写何鸣演过什么戏都忘了,想来也有bug(但我为了爽懒得改了就这样吧),同人文里写戏出的错儿松鼠老师槽过很多回我也就不说了,搞西皮虽然用爱发电也不卖票,但如果想写对,或者不懂也不想让人看出来,还是得费上那么点心思的。


06 Jul 2017
 
评论(20)
 
热度(51)
  1. 顾良逢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冰老师抛下了小城故事跑路了,不负责洪赵的售后。但我作为一个离异单身母亲,还是会好好奶梨园这个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