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梨园子弟 番外一 忆当年

同志们,朋友们,多么有趣的设定啊,大家不来写一写吗!!

阿顾墙头爬不完:

忆当年  叙旧情  不耍流氓怎么行


一切脑洞来自 @安非他命 太太的启发  朋友不吃安利吗?写写何鸣X许一霖玩呗


二月十四那天何鸣执意要出来约个会。“老夫老妻怎么了,不能剥夺老夫老妻追求生活情趣的权利。你看韦天舒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找出三百个纪念日给师姐送礼呢,咱们情人节出去约个会天经地义。”
结果出了门就后悔了。好不容易找了家还有空座的饭馆吃了顿饭,俩人对着电影院那堆就差写着我是烂片的爱情电影面面相觑,再看看贵的要死的全价票,许一霖和何鸣对视了一眼赶紧从人山人海的影院里逃出来。
两人漫无目的肩并肩在街上走,拥挤的人流偶尔把他们挤在一处,肩头碰上臂膀,不经意的触碰倒有点纯情初恋的意思。
许一霖捧着一袋栗子,自己吃一个给何鸣剥一个,塞的跟花栗鼠似的还不忘了问“到底去哪儿啊?就这么回家进行情人节男男女女约会的最后一项议程?”
何鸣其实也不知道去哪儿,但这个点儿就回去宣淫未免显得这个约会不够成功。这正搜肠刮肚搜罗点人不多又浪漫的去处呢,猛然被人拽住了。
“叔叔,给这个叔叔买支花吧。”
得,卖花姑娘。六七岁的小萝莉眼睛眨巴眨巴一脸纯真,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业务范围开展的有点太过广泛。
“要么?”何鸣瞥一眼许一霖。
“天天收花儿,家里都没地方摆,算了。”
卖花姑娘不依不饶“哥哥,买一支呗。”
许一霖绷不住笑了,小姑娘改口还挺快。
“叫我哥哥啊?”许一霖带点儿得意。
小姑娘猛点头“哥哥真帅。”
“那叫他呢。”
“这个哥……”在看见许一霖皱眉之后,小姑娘从善如流“这个叔叔也帅。”
许一霖乐的不行,豪爽的买下一把塞给何鸣“叔叔,情人节快乐。”
何鸣顺势连人带花拉进怀里,这街上情侣千百人流匆匆,无人注意到这样含蓄的一个拥抱。
贴着许一霖耳垂,何鸣故意用气声说话“你要是床上愿意这么叫我也行。”
话音未落何鸣飞快的猱身闪开躲过许一霖的一脚。俩人太熟了,连打闹都有点套招的意味。
俩加一起六十多岁的人童心乍起追逐打闹了半条街,岔路口上人流少了大半,何鸣突然停下来,神秘兮兮道“我想起来一重温鸳梦谈情说爱的绝佳地点。”
带着许一霖就走,七弯八拐转街串巷。许一霖问了半天问不出目的地,走到一半不问了。这地儿太熟了。
他记得那条巷子底有家卖串儿的,上学那会儿,何鸣一拿了津贴就请他撸串儿,俩人一人一瓶北冰洋四十串羊肉算是开场前奏。再大点儿就是何鸣的啤酒他的北冰洋,再然后就是两瓶燕京。何鸣教了他好好演戏好好练功,也一并教了抽烟喝酒最后教到了床上去。好的坏的都是他带着的。
再转角有个澡堂子。水够热也干净,都是戏校受不了学校浴室的学生爱去。他俩第一回裸裎相见还是在这儿。
澡堂子旁边有家住家,老爷子养了四五条狗,每条都和何鸣混的溜熟。老头儿时常笑骂何鸣把他狗儿子都拐跑了。那也是十年前的事了,早两年老爷子去世了,再然后整家都搬走了,宅子也改成了杂货店。
这一家过了,就能闻到空气里乱七八糟的香味儿。许一霖甚至能分辨出这一一是煎饼炒饭油泼面。
这是学校门口的夜宵摊子,他俩少年时不知道翻墙过多少次就为了这点儿油香。
何鸣这么带着许一霖七弯八拐的倒是拐到了戏校。
眼下早过了学校开放的时间校门紧闭,何鸣笑笑,让许一霖去买点儿零食吃,自个儿拐进了传达室。
许一霖控制着热量,只敢买杯豆浆吸溜着,还没喝完何鸣就出来了,身后跟着笑眯眯的看门大爷。
大爷一边开门一边不忘念叨“小何你上学的时候小女朋友不少啊,怎么现在情人节的还孤家寡人的跑来和师弟逛学校忆当年。”
“为艺术献身,顾不上个人问题啊。”
“呸,贫吧你就”大爷把俩人让进去“不许弄出什么幺蛾子啊,赶紧逛逛就出来。”
许一霖走了两步,还是忍不住好奇“老实交代,你怎么坑蒙拐骗人家大爷的?”
“这种细节问题就别关心了”何鸣把许一霖手拉过来,塞进自己口袋里攥着。
许一霖忒要风度不要温度,买的大衣压根没口袋,又不肯系扣子嫌显胖,这会儿手冻的冰凉,何鸣倒是手暖烘烘的,捂得人舒坦,反正黑灯瞎火没人看见,许一霖也就随他去了。
两人默默无语这么牵着手并肩而行,远处偶尔能听到说话声,还有篮球场上遥远的呼和,好像一切还跟十年前似的。
十年了,他们依然相爱,好像这些年坎坎坷坷欢笑泪水都只是一梦。
许一霖看着原处打球的少年们,再看向何鸣,恍惚还是那个时候的样子,穿着白色的T恤整个人像自带探照灯背光,带球过人突破进篮下一勾手就中,帅的简直是活体流川枫。许一霖那时候太瘦了,打球怕受伤,坐在场下看的时候居多,有时候看着何鸣带点儿得瑟的笑冲他喊“许一霖!”总觉得莫名口渴,再后来他才知道,情不知所起,大抵就在这些点点滴滴里堆砌起来。
路过宿舍楼的时候,正有男生在喊楼,大概是两边儿早通好气了,就是个情侣秀恩爱的手段,鲜花蜡烛一大片声势浩大。
何鸣随口说了句“幼稚”,许一霖截过话“什么叫不幼稚?”
“这种手段韦天舒十五岁就使过了,第二天被保洁大妈勒令铲了一上午的地才把蜡油弄干净。这事儿你居然不知道?”
“我哪记得这种事儿。你那时候都拿什么招数告白?”
“我还用告白?多的是小姑娘倒追。”
许一霖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看他。“您能要点儿脸吗,你那点儿情史我还不清楚。”
“有件事儿你还真不一定知道。”
“什么?”
何鸣看看四周,四下无人,月明星稀,气氛正佳。他用一种近乎蛊惑的语调道“我爱你。”
“我知道。”许一霖气定神闲。
“知道就这反应?”
许一霖笑“张嘴。”
“啊?”何鸣正愣着,许一霖的舌已探了进来,扫过他的齿列,在他口腔里翻搅舔舐,颇为侵略性的从上颚扫过去一寸不肯放过,何鸣甚至能感到许一霖吮吸着他唇瓣,带着某种情色而急切的律动。
直到原处有脚步声传来两人才不情愿的分开,许一霖舔舔嘴唇,带着点回味的神色,“味道不错。我他妈早想这么干了,十年前我就想在学校亲你一回。”
“如愿以偿了?”
“如愿以偿。”
“还有什么夙愿一并了了?”
“别,我知道你想去吃吃食堂逛逛校园打打篮球,这种狗血青春片咱们改天再来成吗。”
“现在呢?”
“回去进行约会的最后一项议程。”
“记得去趟小区门口便利店,冈本打八折。”
“何鸣你这计较的,忒破坏气氛。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好听的?这辈子的冈本我只想用在你身上。”
“呸。”
The end

10 Oct 2015
 
评论(9)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