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子弟(七)

何鸣快三十岁时何冀初终于觉察出他不对劲儿。

开始老头也没往分桃断袖上想,何鸣早年在学校里谈过几个小女朋友,就算后来长年单身,何冀初也只觉得他是年纪还小心里贪玩儿,可这眼瞅而立了还一点儿动静念头都没有,就不能怪人多留个心眼儿。

开始有这么个想法,后边观察就怎么看怎么不对。平常住团里宿舍也就罢了,难得周末也不回家,一天天的净往许一霖家跑,就是出去玩儿也都是跟许一霖一起,最多加上韦天舒徐妙春这一对儿,这能叫回事儿?更别说偶尔许一霖头疼脑热,送药送饭的殷勤劲儿比自己当初追何鸣他妈都上心。这么暗中看了几个月,何冀初心里大概有了谱,准备找何鸣摊牌。

何鸣周五晚上回家,何冀初做了一桌子菜,弄得他以为有什么稀客要来拜访,还提心吊胆了一会儿,最后吃完饭也没见谁来。何鸣洗完碗预备回自个儿屋里看小说,刚从厨房下来就让何冀初叫住了。

“何鸣你过来,我有话问你。”语气不善。

“诶,您说。”

“我问你,你这也眼瞅三张的人了,还找不找对象了,我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

 何鸣心想,该来的总算是来了。

“对象您倒是不用操心,就是孙子估计您是指望不上了。”何鸣赔着笑。

“你谈恋爱了?和谁啊?”

“许一霖。”

“胡说!”何冀初骂。

“真没胡说。”何鸣还笑,语气倒是严肃。

“你给我跪下!”

“哎。”何鸣从善如流。

何冀初原本是做好了何鸣负隅顽抗誓不承认的准备的,没想到兔崽子坦白的这叫一利索爽快,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他还真不知道应该从哪儿骂。

何鸣直挺挺跪在窗边,微微抬头看他,一如既往保持着嬉皮笑脸。

“你…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的?”

“毕业进团没多久…”

何冀初掐指一算,“可以啊,瞒了我三年多,够有本事的啊?!”

何鸣小声纠正,“不是…我进团开始…不是许一霖进团…”

何冀初瞪大眼,一脚踹过去,何鸣顺势翻倒,又麻利起来跪直了。何冀初想动手,还没抬起胳膊,又想到自己现在年老体弱,也打不过他了,只好忍着气继续问。

“你说吧,准备怎么办?”

“不怎么啊…这不就这么过着挺好的吗…”

何冀初吼,“你还打算一辈子不结婚啦?!”

何鸣愁眉苦脸,“这跟许一霖也没法结啊,什么时候国家改政策了我俩立马去民政局领证您看成吗?”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何冀初也看出来他脾气了,打小这倒霉孩子就倔,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自己要干的事儿谁来劝都不管用。眼瞅着何鸣这边儿基本说不通了,何冀初琢磨还是得从许一霖那儿下手。

“把你手机给我。”

“…啊?”

 

何冀初没收何鸣手机在家里看了他整整一个周末,门都不让出,等到了上班亲自押解他去团里,楼还没进就让他上了门口等着的大巴。

送剧下乡演出,何冀初跟团长私下商量好,打算直接把人扔出去俩礼拜,这边儿好跟许一霖摊牌。团长受了何冀初嘱托特意盯了何鸣一路,严加看管弄的他根本没有丝毫机会和外界联系。

何鸣不傻,猜到老头八成要找许一霖谈心了,可现在没法传递消息让许一霖做好准备,何鸣双手合十心里默念,这种关键时刻他可千万别掉链子。

坐车大半天到了演出地,团长要交代留守的副团演出任务,何鸣趁机跑人群角落里借了个手机,信号不好,打许一霖电话死活不通,转而又拨韦天舒的号。

韦天舒一听俩人奸情暴露给何冀初心里也是一惊,这才想着徐妙春刚说许一霖下班跟着何冀初走了,连呼大事不好,拽着徐妙春就往出追。

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最终眼睁睁看着俩人进了家门。韦天舒示意师姐安静,趴在门上听里边动静,听了半天师姐忍不住低声问,“怎么样?”

韦天舒也低声答:“这房子隔音真好。”

16 Oct 2015
 
评论(18)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