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子弟(十一)

封箱前两天晚上团里在高校办讲座,推广普及京剧艺术。听众里年轻人占了大半,团长自然要挑戏好人美的青年演员去座谈,这任务也就落到了何鸣他们头上。

下午排练完四个人草草吃了饭,按时到达礼堂,台下坐的满坑满谷,主持人看他们到了先过去招呼,说要在侧幕条等等,正式开始时一起走出来。韦天舒带了京胡,问工作人员要不要直接放在台上,徐妙春在旁边看他拉了两段儿试弦,商量着待会儿举例试唱的时候把过门省了。

许一霖回头看何鸣,他正低头闭眼凝神,腰背松着,权且当做紧张排练之余的短暂休息。许一霖没打扰他,探出半个身子看台下,结果被眼尖的戏迷发现了喊名字,还笑着伸手打招呼示意。招呼完了缩回身子找韦天舒,发现这位又跟师姐边贫边秀恩爱,许一霖实在不愿凑那个热闹,看何鸣还是闭着眼,前额上刘海凌乱就顺手帮人拨了一把,又吹走碎发。何鸣被他一碰睁开眼,问怎么了,许一霖回,没事儿,弄弄头发。何鸣笑起来。

主持人做完了开场介绍,请他们上台,又挨个自我介绍了一遍。两个旦角都说的简单正常,到韦天舒时就开始逗,“大家好,我是全团最帅的小生演员韦天舒”,台下掌声热烈,还有两声口哨。何鸣听了自然不甘落后,“大家好,我是总演全团最帅小生他爸的老生演员何鸣,顺便说一句,我认为他这个帅主要是遗传。”底下就笑开了。

互相逗了两句开始讲正题,说到反串这回事,许一霖自然被推出来举例。

主持人问,“你有多高?”

许一霖身板挺直笑得有些羞涩,“一米八。”

主持又问,“那你跟韦天舒差不多啊?”

韦天舒抢着回,“我还是比他高的。”

何鸣补一句,“对,你一米八一。”

主持,“那我们平常看戏感觉许一霖在台上还是挺小鸟依人的,跟韦天舒好像还差挺多。”

许一霖答,“他要穿靴嘛,那个也挺厚,而且我在裙子里是屈着腿的,大概是这样”说完弯了腿示范,“而且还有一个,我本身肩宽,骨架大,台上都是含胸,挺太直的话就显得人特壮。”

韦天舒上前一步站在他身后,“来我给你搭一个。”两人做恩爱状摆了个造型,台下又响起一片激动的喊声。师姐在后面也跟着起哄鼓掌,何鸣则摸着下巴笑得意味深长。

示范完毕韦天舒接过话头,“后天晚上就是小年夜封箱演出,正好我们团有个每年固定的保留节目,就是这天的反串专场,今年呢我们抽签决定的角色剧目,还希望大家都能去看,多多捧场。”

底下有人喊,“都演什么啊”,何鸣接茬,“可能总看我们演出的观众知道,就是平常我和师姐,韦天舒许一霖他俩搭戏比较多,这次抽签正好错开了,韦天舒红娘师姐张生,我跟一霖呢反串梅龙镇,我演李凤姐他是正德,这听上去就挺有意思的吧,所以大家一定一定要来看。”

话题又继续下去,不多时聊到尾声,人类特有的那点儿八卦之魂便适时熊熊燃烧起来。

主持问,“那你们四位有共同合作过吗?”

许一霖反应快,“有啊,白蛇传。”刚说完一拍旁边何鸣大腿看他,“不对,那个没你。”

许一霖继续,“红娘,哎不对,”又一拍大腿,“那个也没你。怎么就你多余呢?”

徐妙春扶额,半捂着眼,也不知道是憋笑还是无奈,韦天舒看不下去直接问,“不是说归说你老咔咔拍人大腿算怎么回事儿?”

何鸣揉着腿附和,“就是,都给我拍肿了。”

许一霖,“那我给你揉揉?”

何鸣,“别别别,再说什么叫我多余啊,那凤还巢里也没你啊!”

主持人适时打断,转头问,“台下的朋友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或者有什么其他想说的?”

底下有胆子大且熟悉他们的年轻女生直接喊“许一霖我想嫁给你”,引来一群人的附和。

许一霖这时候才有点儿害羞,“感谢大家的厚爱,但是这个要求是真不能答应。”

何鸣看他笑,紧接一句,“关键你们人太多乌泱乌泱的,也嫁不过来啊。”

有姑娘改口,“我想嫁何鸣!”

何鸣惊奇,“刚还说想嫁许一霖呢,这就改我了。那更不行了,不专一!”

台下纷纷喊起来,什么要嫁韦天舒的也不少,还有喊着要嫁师姐的。

许一霖实力帅锅,“要嫁韦天舒问他自己不管用,你们得问师姐同不同意。”

徐妙春接,“那必须同意啊,咱一个个来啊,先我这儿领号,再办业务。”

韦天舒立马表忠心,“刚底下说要嫁师姐的,沉痛的通知大家,你们来晚了。”

八卦的炮火瞬间被引燃到真夫妻二人身上,何鸣许一霖笑个不停,看韦天舒花式表白。

活动结束各回各家,临睡前许一霖抱着平板刷微博,看见了工作人员刚放出来的照片,一眼扫过去发现了一张不一样的。

是他在侧幕替何鸣整理头发的瞬间,何鸣还闭着眼,他手指滑过额前,就这么被定格了下来,搭着空间光影都还不错,倒有几分值得留念。许一霖点了保存。

何鸣胳膊从他背后绕过来,也看见了这张图。

“拍的嘛,还可以,但是没有真人帅。”

照片里只出现了许一霖的左前臂,故而何鸣也只能是在夸自己。

许一霖白他一眼。

“不谦虚。”

21 Oct 2015
 
评论(16)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