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三)

在医院门诊工作总会经历各种意想不到的突发状况,赵启平今年虚岁三十有二,自认不是容易大惊小怪的人,即使头天和犯罪分子在办公室里打了一架还挂了彩他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因为洪少秋嘱托了一句需要保密,脸上的伤只能说成自己不留神摔的,无法证明他勇斗歹徒的大无畏行为。

骨科门诊一上午只接待了三个患者,赵启平趁着空闲时间给认识的医务科小姑娘发微信套近乎,想从医保系统里查查洪少秋的联系电话。对方听完他七拐八绕的最终目的后甩过来一堆表情包,开门见山地问:

“到底什么人能让本院未婚护士的梦中情人这么上心?”

赵启平礼尚往来也回了一串表情包,末了打上一句:

“事成必有重谢!”

小姑娘发来一连串翻白眼的表情,开恩一般说:“名字发来帮你查。”

赵启平打上“洪少秋”三个字按了发送,没两分钟对方发来一张手机拍的电脑桌面,附带一句半是感叹的控诉:“竟然是个男的!还这么帅!能不能给我们女同胞一点儿活路?!”

医保档案里洪少秋的照片和侦察证上不太一样,大概是因为没穿警服,所以看上去更年轻更活泼。其他所有电话单位都是空的。

赵启平一声叹息朝座椅靠背仰躺过去。

正百感交集的时候有人敲门,赵启平立刻坐直了身子往门口看,刚才心里想着的那位就如同天降一般出现在他眼前。

有那么一瞬间赵大夫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儿不太真实。

洪少秋指了指下后头跟着的萧景桓:“我同事。看样子今天病人不多?”

赵启平笑笑:“恐怕你也不是来看病的吧。”

“麻烦赵大夫帮我们找个东西。”

“你说。”

洪少秋四下看了一圈儿:“昨天你跟我们嫌疑人打了一场,动了这办公室什么东西了吗?”

赵启平跟着他环视了一眼诊室:“那可就多了,这小半间地方都快被他撞翻了。你要找什么?”

洪少秋摇摇头:“就是不知道才发愁呢。”

萧景桓走到放着器械托盘的推车旁边掏出手套戴上:“找多出来的东西。”

赵启平跟着他们把诊室搜了一遍,从办公桌沿底下到档案柜墙根缝每一处都找了,还是一无所获。洪少秋闭着眼睛回想了一下他冲进门时屋里的陈设摆放,最终把目光锁定到带着万向轮的凳子上。田藤被赵启平撩翻的时候带倒了凳子,那凳子当时就翻倒在他手边。

洪少秋把凳子翻过来伸手去摸,在金属横梁间发现了一个扁平的小纽扣。洪少秋看着那枚纽扣有点儿犯愁,他转头看一眼赵启平的手,那是一双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的手,修长灵活,苍白有力。赵启平心有灵犀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从旁边器具托盘上拿了一个镊子和一把止血钳,又紧了紧手上的乳胶手套。

赵启平用劲儿很巧,没花多长时间就把那枚扣子完整无缺地从横梁缝隙中取了出来。洪少秋准备好了一个小物证袋把它装起来,然后摆好凳子站起身和赵启平道谢。

洪少秋摘了右手手套伸出手,赵启平见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像他一样脱了手套回握上去。洪少秋手劲儿不小,握住他的手甩了两下。

赵启平先说了话:“不用客气。”

洪少秋也还真没跟他废话谢谢,他语气平静微笑着回:“那我们就先走了。”

赵启平松开手脱口而出:“留个电话吧!”

洪少秋眉毛挑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万一以后还有问题不一定赶上我值班。”

洪少秋反应很快,桌子上有便签纸,他凑近一步从赵启平白大褂的胸兜里自然而然拿出一只黑色中性笔,在纸上飞速写下一串数字。

“24小时开机,不过最好别半夜打。”

赵启平的僵硬还没缓过来,洪少秋盖好笔盖又妥帖地把笔重新插回兜里,放好后还顺便在上面拍了一下。赵启平下意识往后一缩。

等在旁边的萧景桓忍住笑低头咳嗽一声:“走吧?”

剩下的两个人郑重其事互相道了再见,洪少秋这才转身跟着萧景桓往外走。

萧景桓开门的时候低着头没看路,门一开迎面撞进一个白大褂怀里。他嘴里忙说一连串的“对不起”,捂着被撞的额头抬头看。

对方是一个圆脸的年轻男大夫,也急忙道歉,一见之下大家都愣了半秒,两个人昨天刚见过面。

萧景桓“啊”一声叫出来,紧跟着就喊:“萧医生!”

萧景宣是泌尿外科的大夫,前一天警校教职工体检,萧景桓在走廊的科室医生介绍栏上看见了这个跟自己名字就差一个字的年轻医生,当时就起了不小的兴趣。

泌尿外科体检项目按规定只有五十岁以上的男性教职工才需要做,两个人本来没什么见面的机会,结果排队的时候他和学校里一个七十岁教弹道学的返聘老教授聊了起来,老爷子越说越高兴,愣是把他也跟着拐进了萧景宣的办公室。老教授脱裤子之前萧景宣往外赶人,萧景桓走的匆忙也没和他多说两句。

萧景宣也想起他来了,还叫了一句:“哎,你是不是昨天体检进办公室那个?”

“是,是我。”

萧景宣语气随意:“你等会儿,我这儿说完了跟我去办公室一趟,看看昨天掉那个U盘是不是你的。”

萧景桓平常是有把存着课件和教案的U盘揣兜里的习惯,但是体检完这段时间他没上课也没备课,这时候一摸口袋还真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丢在萧景宣办公室里了。

萧景桓看了眼洪少秋,对方点点头:“那你留这儿吧,反正直接证据有了我那儿不用你也行。”

萧景宣已经进了办公室跟赵启平说着些什么,萧景桓看了他们一眼,拉着洪少秋往外走了几步,偷偷摸摸压低了声音:“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啊,那个赵医生肯定对你有意思。”

洪少秋的脸色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我知道啊。”

他这肯定又平静的态度反倒让萧景桓有些不爽:“我靠这么自信?你就不怕我们两个都看错?”

洪少秋一脸成竹在胸地凑近了给他答疑解惑:“我们俩握手的时候他脉搏跳太快了。”

洪少秋说完撇下一脸嫌弃的萧景桓大步走出门诊部,刚上车还没出医院停车场手机震了一下,来自陌生电话的一条短信内容简洁有力。他盯着屏幕上“赵启平”三个字看了一会儿,飞速按了几下回一条“收到”,笑着把电话存进了联系人名单。



03 Feb 2016
 
评论(1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