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四)

元宵快乐~



洪少秋回局里的时候还不到中午,刚刚收获不小连带着他心情也好,顺便给队里其他人带了午饭。拎着饭盒出电梯没走几步,抬眼就看见朱徽茵神色疲惫站在走廊上。挺高挺瘦的姑娘,闭着眼低着头,靠着墙根一个劲儿往下出溜,一看也是快两天没合眼了。

洪少秋还没走近,她忽然闪电般扭头朝电梯口看过来,队长同志几步走到跟前居高临下看她:“侦察意识不错啊,都快睡过去了还有这反应。”

朱徽茵以前在汪曼春手底下工作,情报科搞侦听干了不少年。前段时间一个案子里表现不错,洪大队长觉得是可造之材,愣是软磨硬泡让黎副局长出面把人要了过来,弄得原本对他崇拜有加的小师妹翻脸不认人,回回在局里跟他照面连个招呼都不打。

朱徽茵打着哈欠从洪少秋手里接过饭菜:“没办法,天赋异禀耳朵灵。敢问队长出去这一趟有收获没啊?”

洪少秋“啧”一声:“我出马能空手回来吗?田藤睡醒没有?” 

朱徽茵摇头:“毒瘾犯了,换了个审讯室。李长江同志捂着后脑勺坚守岗位呢,领导快去给人发锦旗。”

洪少秋先给小李送了饭,又跑到技术科求爷爷告奶奶加塞让人取了扣子上的指纹,这才和其他同事一道回审讯室换人。环保饭盒里白米饭热气蒸腾,洪少秋掰筷子的声音刷刷作响,然而这一切在田藤眼里都抵不过小小一包细白粉末。 

洪少秋不慌不忙把物证袋甩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扒饭:“还不说?”

田藤被隔离在栏杆后边,精神状态趋近崩溃,洪少秋没问几句就交待了个干净。按原计划他应该在最近几天的晚上去市区一个小有名气的酒吧把芯片交出去,顺便在那里领到自己的报酬。

洪少秋低头看了眼手表,出门叫上朱徽茵:“走,办公室开个会。”

人到齐后黎副局长也过来旁听,洪少秋详细介绍了情况。芯片交接只说了尽快,没有约定固定时间,按照约定,田藤应该在男卫生间最里面隔间的水箱里拿到现金和20g高纯度冰毒,然后把做好防水处理的芯片粘在水箱深处的内壁上等别人来取。

洪少秋喝了口水润嗓子:“拖的越久越容易出问题,我的意见是今晚就过去,具体行动细节等下商量。”

小李举手问了一句:“有冰毒啊,要不要跟缉毒那边儿说一声?” 

洪少秋看了一眼黎局,老头儿起身往外走:“我去问问情况,你们先说。”

电话等了很久才接通,对面传来的声音低沉清晰:“黎岳?我开会呢等会给你打回去。”

公安局分管缉毒的副局长夏江年轻时和黎副局长是战友,转业后进了不同系统,平常联系依旧紧密。黎岳赶在他挂电话之前抢了一句:“XX酒吧有贩毒的你知道吗?”

那边停了停,电话里传出挪椅子的声音:“你等等,”没多久夏江的声音再次传过来,“怎么?你们有行动?”

黎岳模糊带了一句:“就是有个消息,你知道这事儿?” 

夏江也含糊不清:“啊,好像听说过,我回头查查去。你还有别的事儿?”

黎岳想了想:“没事儿了你忙吧。”

挂了电话回办公室,洪少秋第一个抬头问:“怎么个情况?”

黎岳坐下来先“哼”了一声:“还是这神神叨叨的臭毛病。”又接着说,“他们夏副局长没明说,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们近期应该有行动,你们动作也越快越好,免得情况有变影响下面的侦察。”

洪少秋答应得爽快。


几个小时后天彻底黑下来,街道两旁的霓虹灯闪个不停,看得人眼花缭乱。酒吧门口斜前方一百多米的车里朱徽茵和李长江已经目不转睛盯了半个小时,洪少秋在后座换完衣服戴好监听,扫视街面的同时举起右手对着腕表表扣清了清嗓子:“洞幺洞幺,听得清吗?”

汪曼春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洞幺收到。酒吧内部监视器信号已截获,基本看不清人脸,提醒侦查员注意。” 

洪少秋挨个问了情况,确认各组都到位后拍了拍驾驶座上朱徽茵的肩膀,手指向窗外:“那两辆车看紧了,有情况马上控制。”

“怎么了?”

“说不上,感觉不对。”

洪少秋看了眼时间,下车和四面八方汇总的人流一起挤进酒吧大门。

进入建筑内部光线骤然发生了变化,洪少秋以不引人注目的最快速度移动到靠近吧台的角落里,这个地方视野极佳,同时也能正面避开摄像头。

“各组汇报情况。”

洪少秋和目光投向酒吧一角的乐池,不出意外的看见了另一组侦查员冲他轻轻点头。洪少秋没有着急去卫生间,他在原位上又等了半小时,这才不紧不慢放下手里的酒杯准备起身。

朱徽茵的声音略显突兀地响起:“有人给那车里送饭,我去看看。”

洪少秋的动作没有任何迟滞:“其他人按计划继续。”

他站起来向洗手间方向走了两步,忽然发现前方不远隔着人群出现了一个有几分眼熟的身影,“洞幺洞幺,我两点方向二十米有个戴黑色棒球帽穿格子衬衫的男人,看得清脸吗?”

汪曼春在屏幕上放大了画面:“侧对监控看不清,我觉得他像是故意遮着的。”

洪少秋多走几步绕到男人后背,刚想侧身从旁边蹭过去,朱徽茵的声音透着股哭笑不得的劲儿又出现在他耳旁:“洪队,遇上同行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熟悉的身影转过身对上洪少秋的脸,两个人的眼睛都微微瞪大了一点。

洪少秋没收住低声骂了一句“我操”,接着往前迈了半步,极其不耐烦地问出一句,“他人呢?”

对方脸上也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下巴一抬指向洗手间方向。


男卫生间的门口挂了“清洁中请稍等”的牌子,洪少秋左右看看没什么人,直接拧了把手,门从里面反锁上了。

“开门开门,急的不行了!”

洪少秋放开声音喊了一小嗓子,里面很快传来一个粗粝的男声:“打扫卫生呢,等会儿!”

“等不了了!”

洪少秋在外头狂转把手,又配合着节奏猛拍门,终于门锁“咔哒”一声拧开,一个满脸横肉的金链大哥的脸出现在门缝里。

“他妈瞎叫唤什么,忍不了尿裤子里!”

洪少秋在他关门的瞬间抬脚别住门缝,一条腿愣生生挤了进去。僵持了几秒钟后里头的人终于拗不过把他拽进门里,紧接着在他身后关门落锁。

洗手池前不大的空地上零散地站着几个人,着装狂放不羁而风格统一,在他们对面的是一个身材精瘦面带嘲讽微笑的男人。洪少秋和他对视一眼,两个人脸上都是掩盖不住的嫌弃。

“是你的事儿吗就掺和?”洪少秋问。

市公安局特警支队队长王天风叉着腰回:“我们联合行动你管得着?”

在场的其他人没给他们熟人相见互诉衷肠的机会,金链大哥挥拳砸向王天风,剩下几个也朝洪少秋扑了过去。二对四,打斗结束的比想象中还快,两边支援赶到的时候卫生间里已经躺倒了一片,洪少秋径直去了最后一间隔间,水箱里东西都在。

王天风指挥郭骑云取证,洪少秋对着自己人发脾气:“不赶紧扣人你们还等什么呢?!”

现场国安公安两拨人混在一处,具体哪个物证归谁管理哪个嫌疑人被谁扣押一时间都成了问题。王天风这边儿带的人多,可惜洪少秋权限高他一级,愣是从眼皮子底下截胡带走了嫌疑人和物证。几个月辛苦忙活结果替他人做嫁衣,缉毒这边人人憋着一口气,洪少秋人还没回局里黎岳的电话就催命一样打过来了。

副局长同志的声音听上去不怎么高兴:“你抓紧时间审完了把人送那边儿去,夏江都拍桌子指着我鼻子骂了。”

洪少秋用膝盖想都知道是王天风告的状,计划被打乱他心里正烦,没好气地撂下一句“让姓王的自己过来”就扣了电话。



22 Feb 2016
 
评论(1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