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六)

赵启平家不算大,两居的小公寓布置风格好像复制粘贴了宜家。进门后赵大夫一脱外套就直奔厨房收拾之前炖好的猪蹄,根本没想着该要尽地主之谊领着洪少秋四下转转。洪少秋也不把自己当外人,一点儿初次登门该表现出来的客气都没有,他带着这辈子都改不掉的职业习惯这儿摸摸那儿看看,从门口一路侦查到餐桌边上。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锅和底料,周围一圈儿是超市里刨好的牛羊肉卷,还有其他洗完切好的各样蔬菜。

厨房里赵启平手起刀落顺着骨缝劈开整只猪蹄,动作熟练精准,洪少秋抱着胳膊进去站在他边上看了好一会儿才下评价。

“庖丁解牛啊,常做饭?”

赵启平头也没抬继续收拾剩下的一个,“不经常,这算工作经验。”

“人骨头和猪骨头还是有区别的吧?”

赵启平擦干净菜刀转身冲他挥了挥,“你要不信我在你身上演示演示?”

洪少秋挑了下眉,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赵启平回身架锅点火倒油,终于想起来要给人介绍一下自己家的情况:“卧室就别去了,没什么好看的,其他屋随便转。”

“以我的工作经验,家里要是有违禁物品,藏卧室的概率高达百分之八十。”

赵启平拿过香辣虾的底料拆包往油锅里下,不紧不慢回一句:“是有违禁的,十八禁。你看吗?”

洪少秋没忍住笑出了声,转身往客厅去了。

屋里装饰摆设简单又素净,实在没什么值得仔细研究的,比较引人注意的就是四处散落的医学书和小说,前者厚如砖头,后者薄似传单。洪少秋对赵启平的手机电脑平板一概没什么兴趣,对着书房客厅四散的书看了半天。

医学专业书他看不太懂,大部分书页被翻皱了,偶尔有几本杂志期刊像是新的没看几页。小说倒是杂七杂八包罗万象,洪少秋随手拿了两本,一部西方主流一本国内小众。他注意到桌子上倒扣着一本《黄金时代》,书应当是翻过许多遍了,但是书页干净平整,一看就是小心爱护过。

那边赵启平炝好了一小锅蹄花虾端了出来,朝洪少秋招呼:“查出什么来了吗洪警官,要不您先吃点儿我再带您去指认犯罪现场?”

厨房门一直没关,香味儿很早就传了出来,至少从品相气味儿上看赵启平厨艺确实了得,简直能跟叶玲一较高下。洪少秋放下那本王小波回到餐桌边上,还没坐下就夹起只虾扔嘴里嚼了。赵启平撑着桌子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他等反应,等到洪少秋连连点头伸出大拇指,话都来不及说又挑了只虾塞进嘴里才喜笑颜开。

“猪蹄就拿手啃吧,反正你也不是姑娘家没什么形象可注意的。”

赵启平摘了围裙坐在了餐桌另一边,眼疾手快从锅里掂了几块肉多的猪蹄扔进自己碗里。洪少秋扫他一眼,嚼着嘴里没咽下去的东西嘟囔一句:“至于吗,我又不跟你抢。”

对食物的虔诚渴望压倒性战胜了对英俊警官的心思想法,赵启平手没停,没两分钟碗里又多出几只剥了壳的虾。

两个成年男人的饭量不小,没多久干锅见底涮锅上台,等水开的间隙赵启平从冰箱里拿出几听啤酒摆上桌,洪少秋挑眉看着他开了拉环。

“我开车来的。”

赵启平一愣,随即摇摇头:“那我自己喝。别怪我没提醒你,我酒品不怎么样。”

洪少秋弯着眼角笑起来,这人实在是挺有意思,像个谜,凑近了看里头全是各种各样好玩儿胡闹的心思。赵启平刚端起易拉罐凑到嘴边,洪少秋就用自己筷子另一头把他手压住了。

洪少秋叹了一声,声音又低又沉,听的赵启平全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他抬手给自己开了一罐,随意往赵启平手里的啤酒一撞:“敬勇斗歹徒的优秀市民赵启平医生。”

冰镇的啤酒顺着嗓子眼灌下去激得人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感叹,赵启平看着他明晰唇线上一点点消失的白色啤酒沫心跳又加速不少。还没喝脸就快红了。他也象征性往桌上磕了一下迅速灌下小半罐酒,等喝完了才想起来应该说个由头。

“敬工作敬业为医院创收的洪少秋警官。”

后半程话题渐渐聊开了,酒肉俱下好不快活。洪少秋喝酒不上头,越喝脸越白,赵启平几乎是沾酒就脸红,洪少秋看着赵启平脸像烧起来一样,总有抑制不住的想要伸手摸他额头测体温的想法。

关火之前还剩最后一点儿酒,赵启平郑重其事举杯,“敬伟大友谊。”说完一口闷了个干净。电光火石间洪少秋想到了茶几上扣着的那本《黄金时代》,男女主人公说“夫妇敦伦,我们无伦可敦,只有敦敦伟大友谊”。洪少秋下意识想接一句“正着敦反着敦?”好在他脑子比赵启平清醒许多,最终也只是笑着应了一句,慢慢把自己剩的那点儿酒倒入肠胃。

临走的时候赵启平才想起来洪少秋车还停在楼底下,他一手撑着门框一手扶着后脑,脸上透着点儿让人觉得可爱的不好意思:“耽误你明天上班吗?”

洪少秋酒量深不见底,此刻灵台清明一片。他轻轻摇头:“按理说应该我请你,这下又欠你两顿饭了。”

赵大夫笑起来露出两排白牙:“来日方长。”

洪少秋到家的时候叶玲还没回来,他咬牙切齿一合计觉得八成人也回不来了。曼丽发来消息说反正家里也没饭,晚上回学校住,通知家里别给她留门。洪少秋又一遍感叹老叶家的女同志们个个英姿飒爽特立独行,心里盘算着得抓紧时间给自己也寻摸一个约会对象。

正瞎想的时候曼丽又来了信息,说下周五毕业生实习前体检,等查完了要直接回家,让洪少秋下班去医院接她。短信里威胁意味浓重,什么“你要不来我可就让同学送了,男同学哦”,洪少秋看完直乐,鬼使神差问了一句“你们体检去骨科吗?”等发出去了才觉得自己有病。哪儿就有那么巧的事儿他每次去都能赶上赵启平值班呢。曼丽倒是没在意这个问题,随口说了句不清楚就没再追问下去。

她一说实习的话洪少秋倒是想起来一个事儿,打字太累他直接开了语音:“你实习分哪个单位了?”

叶家三代人职业规划就没出过公安局大门,洪少秋和叶玲算是沾边例外,一家人换下来不穿的旧警服够装备一个小派出所。曼丽生父母也是这个行业里的,打小长在这种环境里,高考报志愿想都没想大笔一挥就填了本城警校。叶玲当初学的刑事科学技术,想着曼丽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也去干个技术活就挺好,谁知道那年特警专业开到提前批,曼丽阴差阳错过了体能测试就被调了进去。叶玲心里多少有点儿不乐意,姑娘自己倒觉得挺高兴。

手机震了好几下,对话框里发来一串的省略号,洪少秋直觉不好。

“什么情况,说话。”

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起来又下去,过了许久才发过来几个字。

“过了体检下个月报道……去市局特警队……”

洪少秋一声卧槽脱口而出,“你们专业都去?!”

曼丽弱弱回一句:“王老师来学校挑的人,说他只要最好的……”

洪少秋冷静半晌找到联系人列表里姐姐的名字,言简意赅发了条消息:“王天风把曼丽挑去他那儿实习了。”


城市另一端的电影院里,夜场大片正在检票,叶玲从即将开演的影厅匆匆出来,她穿着高跟鞋行走如风,脸上生气的表情在昏暗灯光下仍清晰可见,王天风一脸无奈跟在后边两步远的距离不敢上前,眼睁睁看着她走到休息区边,把包朝桌子上一掼,气势非常。

“说吧,曼丽是怎么回事儿,说不清楚你自己看着办。”


25 Feb 2016
 
评论(1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