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随机掉落

1


蔺晨七点钟不到就醒了,头天晚上睡之前两个人抽了风要看窗外璀璨星光,从阳台回来的时候就没拉窗帘,这时候的日光还没到刺眼的地步,但天色已经足够明亮。蔺晨不知道从哪儿按了开关,遮光窗帘合上的时候屋里又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中萧景琰的脸部轮廓还是明晰的,大概是蔺晨视力好,还有摸过一遍就记得牢。上学那时候解剖图谱别人手绘三番才有印象,蔺晨看一遍就过目不忘,这么个被教授捧在手里夸在嘴里爱在眼里的好坯子,转头就当了临床逃兵,差点儿没把他们院长气出病来。

床巨大而柔软,即使前一天两个人皮肉紧贴抱在一处,早上醒来中间还是隔着挺宽一段距离。蔺晨在被子下翻了个身,侧躺着面对萧景琰。难得有这样安静不被打扰的时间留给他仔细观察这个人的眉眼唇喉,看得时间长了对方还是没有一点儿要醒的意思,蔺晨失望又庆幸地叹口气,起身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

喉咙被润湿的时候床上也传来了细小的动静,蔺晨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腕表,离他醒来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萧景琰迷蒙中睁开眼,下意识蹬了两下被子,然后觉出不对劲儿来。蔺晨观察细致入微,撩起被角朝里一看,好看的眉毛先是皱起来,很快又舒张开。

“昨晚都成那样了今早还这么精神?到底是年轻,就是有活力!”

萧景琰没说话,白了他一眼,伸手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往浴室去。蔺晨躺在床上微抬上身,手一动攥住了萧景琰的腕子。下一秒就被萧景琰反手把脸按在枕头里。

“袭警犯法。”

蔺晨一个劲儿笑,笑声闷在枕头里像是痛苦的呜咽。萧景琰松了手,蔺晨这才揉着脸直起身,跪着就往床尾去。

他刚一低头萧景琰就抬起腿蹬住了他肩膀,细长有力的指关节扣住他放在自己腰旁的手臂,虽然不足以控制对方的行动,但也足够体现出本人抗拒的情绪。蔺晨的眼睛蒙上一层雾,刚喝下的水并没让喉咙里低沉黏着的声音清澈起来。他低声问,“怎么了?”

萧景琰喉咙动了两次才说话,“反正别,用手也行。”

蔺晨身子往上压过去,阴影笼罩在萧景琰的眼睛上方。他附身亲吻萧景琰的眼皮,紧接着是鼻梁和嘴唇。牙齿衔着耳廓磨出一句千回百转带着委屈和湿意的话,“不舒服?不喜欢?”

萧景琰下意识回,“不是……”

“那为什么?”

蔺晨不依不饶,誓死要问出个道理。萧景琰硬了半天没解决心情正烦躁,此刻手还被蔺晨压着摸不过去。

“你他妈废话怎么这么多!”

蔺晨舌头勾起来,要把他的魂儿都跟着从脑袋里带出去一样。

萧景琰怒从心头起,手上开始蓄力,正打算一招制敌的时候蔺晨忽然松开压着他胳膊的手,单刀直入往下边探过去。

蔺晨手掌宽厚,手指却不如萧景琰细长,但显然他技巧卓越,没两下萧景琰已经开始下意识挺着往他手里送了。

蔺晨从他身上移开,侧躺到他后背,半软不硬的东西挨着萧景琰全身上下最白的两瓣屁股摩擦。

萧景琰闭着眼享受伺候,鼻腔里哼出一句,“别想。”

蔺晨十分羞愧,他觉得自己像世间无数渣男一样寡廉鲜耻,“我就蹭蹭,不进去。”



08 May 2016
 
评论(14)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