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萧景琰半闭着眼侧躺着,命根子握在别人手里,大腿根有个棍子进进出出来回蹭着,把那片皮肤磨得通红。

两个人前胸后背紧贴在一起,蔺晨的嘴唇就挨着萧景琰的耳垂,开始只是叼着,偶尔用牙咬出浅浅的齿痕,没两分钟就消失干净。然后蔺晨小声絮叨起来,萧景琰脑子里嗡嗡的,开始的时候没注意听,等下边的动静彻底把他闹醒,也不得不认真听进去蔺晨说的话。

这场景其实很诡异,蔺晨给他撸着,同时还插着他大腿,嘴里不停却是在说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他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学前被家里当成个女孩儿养,从头到脚穿一身淡藕粉色,小手腕上挂个长命锁一样的铃铛镯子,被年长许多的大人叫做“天底下最漂亮的小姑娘晨晨”。

萧景琰笑起来,笑声中夹杂了两声拔高的呻吟。

蔺晨的声音黏稠了一些,“我妈现在还留着那张照片呢。”

“我可不看。”

萧景琰又喘了一声,蔺晨没忍住咬在他肩膀上,喘息和呻吟就变成一丝抽气声。

“蔺晨。”

萧景琰也不生气,只是叫他的名字,同时推开他的手翻身面对着他。

蔺晨皱起了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萧景琰就用唇舌堵住了他的嘴。舌头柔软灵活,滋味儿让人上瘾。

头天下午艹实了的时候蔺晨心跳都没这么快过,萧景琰两腿大张跨坐在他腰下,亲不了多久就要松开喘口气,好看的眼睛半闭着,一手扶腰露出微微痛苦的表情。

蔺晨了然,“腰疼?给你揉揉?”

他把手放在萧景琰窄腰两侧,开始的时候没有动,等到皮肤间的温度渐渐升高才屈起指节揉捏。

萧景琰也没闲着,他撑着蔺晨的腹部小幅度摆腰,用身下的每一寸皮肤摩擦接触蔺晨斗志昂扬的小兄弟。

过程被拉长后感官就变得敏感而脆弱,蔺晨坐起身腾出一只手把两人下身并在一处,手上力道和速度都加快了几分。

萧景琰在断续的呻吟中笑起来,他俯身舔了一口蔺晨耳廓,“着急了?”

蔺晨留在他腰上的那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到了臀部,指尖若有似无就要往中间挤过去,“没你这样的。”

萧景琰仰头一甩,汗珠飞从发梢飞出去划过一道线。

要射不射的时候蔺晨偏偏停住了,萧景琰使了三分力道踢他。蔺晨眼睛里蒙着层水雾,嘴唇被他咬得像是要滴血,他说话的时候沉了声音颇为委屈,“为什么不让我口啊,嫌我活儿不好?”

萧景琰气汹汹答,“弄完再说!”

蔺晨又动了几把,小腹上是两个人混在一起的体液。他按着萧景琰的后脑去找他的唇,一个让人窒息的吻过后萧景琰给了他一个十分让人高兴的答案。

“活儿太好,怕上瘾。”


11 May 2016
 
评论(22)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