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许·分离

【并不是虐啊】


何鸣借调这事儿团里是跟他商量过的。南方大省新建京剧团,万事开头难,又有地方戏曲的压力,群众基础不那么好。向上反映后决定借调几个名角儿过去撑场面教演员,何鸣就是其中之一。

关于派谁去人选也是不定的,贾志国开会跟大家说这个事儿,本团就出一个人,有积极主动的更好。散会以后何鸣拉着许一霖聊了半天,觉得从充实自己和帮助兄弟单位的角度讲都应该去,许一霖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挺大方,“行啊,不就一年么,人家青梅竹马上大学还异地四年呢,咱俩也没个分开的时候,满足你。”

排练厅门口何鸣不好意干别的,伸手拍了下许一霖脖颈,“说得轻松,回头有你叫苦的时候!”

这边儿说通了家属何鸣转头又进了办公室,于情于理贾志国都既高兴又不高兴。何鸣是团里首屈一指的老生演员,戏好,观众喜欢,有票房。借他出去肯定对同行帮助最大,也能堵上其他闲言碎语,但一出去就是一年,团里损失的票房先不说,个人情感上贾志国也有点儿舍不得。

“本来我想着要是没人主动就找你谈谈呢,这可倒好,你自己就来了。”

何鸣没个正形,“那是,我都得五四奖章了我思想觉悟多高啊!”

贾志国一挥手,“少来,这回可不是闹着玩儿,那边刚起步,一穷二白,想想去了怎么办吧。”

何鸣正经起来答,“都是从无到有,这趟去对我对他们团都是历练,应该去,值得去。”

贾志国点点头,“成了排练去吧,走之前这戏演好,具体问题我来沟通,去了可都看自己的了。”

从下决定到正式出发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许一霖知道报道日期后就开始手忙脚乱给他收拾东西。何鸣嫌他反应过度,被呛回来,“一年呢,就你那潇洒劲儿不给你拾掇好过去了又得瞎凑合。”

何鸣拉着他胳膊把人拽倒在沙发上,“先消停会儿。我还怕没我看着你就不好好吃饭瞎凑合呢!”

“屁,你赶紧走,你走了我就回老房子找爸蹭饭去,不然就去找师姐,哪个做的不比你好吃。”

“哦,都比我好吃?比我哪儿好吃?这儿?”何鸣边说着带着许一霖的手就往脸上放,摸了鼻梁嘴唇到胸口,眼看着就要往下三路去了。许一霖趁机在他大腿上拧了一把,疼的何鸣立马松了手。

“你出去也这么招,当心人家民风彪悍直接把你爪子剁了。”

何鸣摇头,“皮肉之苦我是受得了的,就怕让一两个番邦公主看上硬要招赘你说怎么办?”

许一霖挑了下眉毛,“跟着去啊!驸马爷好吃好喝皇宫内院番邦风物景致不都等着你呢嘛,你爸也不能押粮草去是吧,后顾之忧都没了。”

“那家中贤妻呢?”

“非法同居哪儿来的贤妻?”

何鸣大笑,“不是贤妻,是夫君行了吧。”说到一半儿转了嗓子喊,“喂呀我di夫啊~”


12 May 2016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