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子弟·海南度假番外】海浪,沙滩,星星和你

我又看了一遍这个………没有肝文………真好啊,真好………

顾良逢:

温泉看星星play
一个pwp结果大晚上抒情过度
献给假装@到的@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和@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还是爱啊!


何鸣从南方调回来没两星期,连蒙带骗跟团长换了十天的年假,言之凿凿“为了发展京剧艺术我这都远离家乡大半年,连我爸病了都没在膝下尽孝,组织上也要考虑一下放个假劳慰劳群众吧”。


假要下来了老何同志一挥手,可得了吧搁眼前这小别胜新婚的闹心的慌,赶紧的有多远走多远反正别在家里呆着。


何鸣跟许一霖一合计,干脆不顾团长抱怨“何鸣你多大人了没女朋友旅游还要师弟陪着?你俩走了影响票房知道吗”,死气白咧硬把许一霖的假也要下来一块儿出去旅游。


上回在哈尔滨卡在坏了的观光电梯里半宿冻的够呛,何鸣多少有点儿心理阴影,这次干脆远离北国雪飘,一路南下往祖国琼岛而去。


椰林,大海,芒果树。海鲜,阳伞,沙滩裤。


有海边沙滩上礁石下偷来的拥吻。


也有本着度假就该穷奢极欲的胡天胡地。


头一天许一霖兴高采烈要去感受碧海蓝天白浪银沙,临出门擦防晒霜就差点擦枪走火,好容易忍住没睡上。上了电梯许一霖发现脸上没抹开,拇指划过嘴角的白色液体意图抹均匀,动作没做完瞅着镜子自己就脸红了。


太他妈像颜X了好吗?


电梯降到一楼,何鸣看一眼许一霖,秒懂的重新按了个18楼原样退回去。


度假是什么?风景人情都不重要,从心所欲的可这劲儿放纵,与有情人做快乐事才是真谛。


像是攒了一年的干柴烈火和日常温存都在这些日子爆发了,许一霖不知道生活能这么甜美。


他以为已经体会到最幸福的时刻。从何鸣在体育场外吻住他的一瞬间开始,有轰轰烈烈有平平淡淡,有聚光灯下演完了别人的喜怒哀乐谢幕时悄悄拉住他的手的情趣,也有无数个推脱谁洗碗谁做饭抢个遥控器能闹得掉下沙发的普通日子。


可是分离之后才明白,原来和何鸣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可以比上一秒更好,去他的七年之痒,他就是看着何鸣坐在沙发上两手油腻腻吃着卤凤爪配啤酒都觉得浪漫。


接吻和做爱好像不需要理由。一切都是好的。日常的嘴炮逗哏和难得的海滩冲浪都能让人打心眼儿里高兴。


何鸣嫌厨房热,穿着沙滩裤裸着上半身系了个现买的傻不拉几的格子围裙做饭,拿锅铲自个儿打着节拍唱红色娘子军。锅里是新鲜的海鲜,从当地人常去的海鲜市场买来,不用怎么调味白煮都好吃。


许一霖对食物一向虔诚,这时候却顾不得锅里石斑鱼是不是老了,沾上何鸣汗津津光裸的脊背就粘着下不来。


结果胡天胡地到半夜也禁不住生物钟呼唤,第二天一早还是醒了。何鸣揽着人笑,看来昨晚上还不够努力啊,咱俩都还有体力再战。许一霖歪着脑袋死活没让亲,可拉倒吧你昨儿吞了那玩意儿没刷牙吧?


阳光从床后墙上的天窗射进来,斜斜半方照亮床前一小片,许一霖赖在床上看何鸣在那束光里换衣服,晨曦照在他匀称修长的肌肉上,漂亮的像十六世纪的油画。


许一霖只觉得爱这个字眼忽然变得踏实可触。无关欲望,全然出于爱慕美本身。何鸣本就是值得爱的。


真他妈好看。他的男朋友。


所以起床吧,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为了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大街上。


海南的早上挺适合晨跑,短租的公寓靠着海滩附近一条没什么人的公路,何鸣穿着工字背心大裤衩跑在前面,许一霖嫌自个儿肩上没肌肉不好看死活没好意思套背心,穿着个T恤跟在他身后半步。


海风吹得温柔,何鸣起先还逗许一霖聊两句,在许一霖强烈抗议跑步说话容易岔气儿之后也闭了嘴慢慢跑。汽笛声和城市早上醒来的喧嚣都不远不近不大不小成了合适的背景音,而心上人的一呼一吸都起落在耳畔。


跑完步顺道去买个菜,卖海鲜的大叔左看右看憋半天憋出一句“你是不是那个……”


话没讲完何鸣就点头“是我,认都认出来了师傅不打个折吗?”


大叔一边料理鱼一边还挺高兴“哎呀我女儿特喜欢你演的电视剧来来来给你搭俩生蚝。”


何鸣心说哪儿就电视剧我连电视京剧都没拍过好吗你这认成谁了。


大叔没看见他尴尬,激动万分递上袋子“我也觉得你演挺好,那个明楼演的啊哎哟我们一家都喜欢。”


何鸣内心天人交战了半天要不要说出真相,最后自我安慰不能让人师傅白高兴一场,昧着良心拎着送的那半打生蚝走了。那演明楼那个都胖成什么样了,少吃俩生蚝不亏。


生蚝这玩意千好万好,最大的优点是吃多了壮阳。偏许一霖咬紧牙关打定主意“今儿要看流星雨”,何鸣同志仰天长啸孤枕难眠。


海南兴隆这地方特产温泉,兢兢业业十几载混成角儿的好处就是不差钱,小何老板一掏钱包,干脆定了私人温泉别墅。
玻璃房的温泉里看流星,2800一晚的浪漫。


泡温泉看流行雨旅游专列


看完记得回来聊两句呗

18 May 2016
 
评论(5)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