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许·段子

周五下午正适合消极怠工迎接假期,但对何鸣来说却是一周里最忙的时候。院团演出多在周末,准备工作和最后响排往往都赶在这天找上来。四点刚过何鸣在排练厅眯着眼打盹儿,没睡两分钟就被外套口袋里嗡嗡震动的手机闹醒。

韦天舒的声音平静而正经,“忙呢?没大事儿周末请个假回来一趟吧,你爸住院了。”

何鸣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本来韦天舒和许一霖在外地演出,赶上师姐过生日,韦天舒自己戏完了没等大部队就提前回京。回家顺路去给何冀初打声招呼,撞见老头晕在床边也不知道躺了多久,急忙忙送医院后才给许一霖打电话。

许一霖连夜赶到医院问清情况,何冀初是心梗,抢救及时问题倒也不算严重,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两天。何冀初自己没当回事儿,许一霖找韦天舒一合计觉得还是得让何鸣回来。

何鸣从高铁站出来家都没回直奔医院,进病房前仔细整理了下仪容仪表,推门进去的时候何冀初正在床上盘腿打坐,看见他进门先是瞪了下眼,“你回来干嘛?”

何鸣一屁股坐在病床边,“啊呀老何同志,经此一役有没有体会到韦天舒这位青年朋友的可靠?”

何冀初哼一声,“比你靠谱。”

何鸣嘿嘿乐,“我这不是远在他乡为推广发扬京剧艺术做贡献呢么,”说一半儿扭头转了一圈儿,“诶许一霖呢?”

何冀初撇嘴,“洗水果去了,你……你这次回来呆多久?”

“团里事儿多,就给了三天假。”

何冀初看他一眼没说话,半晌点点头,“行了,出去跟一霖说话去吧,我睡一觉。”

许一霖没回来之前韦天舒和徐妙春陪了一天一夜的床,这时候也回家休息去了,何鸣小心翼翼关上病房门,寻了走廊里一个空椅子靠墙坐着等人来。

没两分钟许一霖从走廊另一头过来,手里端着个小沥水篮,何鸣远远冲他笑了下,许一霖走到他旁边坐下,篮子往俩人中间一放,“来啦,怎么不进去?”

何鸣顺手捞起一苹果往嘴里送,“睡觉呢,给我轰出来了。”

许一霖弯起嘴角,两个人四只黑眼圈对视了半天,何鸣顾忌着在医院,忍住想把人往怀里揽的手问,“累不累?”

许一霖摇头,“幸亏是韦天舒,要不然…”后半句话没说全。

何鸣问,“明天出院?”

许一霖点头,何鸣想了想,“那今晚我陪床,你好好睡一觉。”

眼看快到晚饭点儿,两个人在医院附近随便吃了点东西,许一霖把该交代的东西都跟何鸣嘱咐了一遍,何鸣捧着保温饭盒夸他,“这菜做的,太贤惠了。”换回许一霖一个不怎么走心的白眼。

第二天一早出院,不光许一霖,韦天舒徐妙春也跟着来了,何鸣趁着老头跟徒弟聊天把韦天舒拽到旁边,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韦天舒把何鸣搭在肩膀上的手拍下去,“少来,跟我就别瞎客气了成吗!”

何鸣斜眼看他,“我是想说,何冀初同志对你印象大为改观,特来替老前辈对你提出表扬。”

韦天舒白他一眼,冲着站一起的许一霖徐妙春抬了抬下巴,“别废话了,走吧,有人等着呢。”

晚上五个人一起在家里吃的,何冀初刚好没做什么重口大菜,许一霖连酱油都放的比平常少。饭后聊了不久韦徐起身告辞,说是不打扰病人休息,何冀初洗漱之后也回床上躺着去了。何鸣一路风尘这才去洗了个澡,出来时许一霖已经换了睡衣裹被子里了。

何鸣一只胳膊伸下去熟门熟路搂着许一霖腰,一张嘴气声就喷在他耳朵边上。

“可惜不在咱家…这老屋隔音……”

“在咱家我也不信你还有劲儿。”许一霖面不改色给他泼凉水。但他说的也是实情,折腾了好几天有空就想补觉,哪还有精力干别的事情。

何鸣轻笑一声絮叨,“我后天可就回去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许一霖翻身面对他,坦荡荡看到何鸣眼睛里,“拉倒,说得你这俩月没少打电话撸似的。”

何鸣没防备咳嗽了一声,“咳……你这……不要脸的劲儿跟谁学的……”

“你说呢?”

何鸣手上使劲儿掐了一把腰,疼得许一霖抽了口凉气,“别瞎动,真闹出火来你管灭啊?!”

“咱梨园行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为的什么啊,不就有个好体力身上功夫硬朗么!哎到底是日月穿梭催人老,我记着你以前在学校特别乖,听话,逗两句就脸红害羞。”

许一霖面不改色,“我记着你以前刚毕业特别瘦。”

何鸣看一眼肚子上薄薄一层脂肪,“编排师哥,该罚。”说完照着许一霖嘴唇就咬过去了。

分别久了,味道就越发勾人。

亲完了许一霖低头不说话,何鸣用鼻尖去蹭他脸,“怎么了?”

“就是抢救的时候签知情同意书…我跟那儿想,万一以后我出点儿事儿,你连字都没法签。”

何鸣僵在那儿,嘴唇要碰不碰挨着许一霖嘴角,半晌才说话,“反正已经在一个房本上了,在不在一个户口本上,回头咱再想想办法?”

许一霖偏头笑出声来,笑够了揪着何鸣领口用了更大的劲儿亲回去。

“功夫硬朗不硬朗可就看今晚了,验验?”



01 Jun 2016
 
评论(1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