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十三)

午休时间刚过一半,赵启平手里拿着食堂发的酸奶回办公室。酸奶扔在桌上,白大褂顺手挂在门后,小赵医生扭腰展背就往治疗床上倒。刚躺下没两分钟门就被人推开了,来人顶着黑眼圈满面怨气,赵启平回头看清楚脸,翻身过来闭着眼问。

“昨天夜班?”

萧景宣翘着腿语气不善,“看球,早上被院长骂了。”

“又跟家属呛起来了?再来两回你这月工资就为医务科做贡献吧。”

萧景宣“哼”了一声,三言两语叙述一番。故事情节大致是萧景桓送学生来急诊,一看大厅排班顺便跑过来找他约饭,结果被主队输球正在气头上的值班萧医生斥责两句,正好被路过巡视的院长看见,不分青红皂白就批评萧景宣对待病患有态度问题。

赵启平刚听了个开头就控制不住脸上肌肉抽搐的表情,最后索性一拍颈枕坐了起来,“院长没说错啊,这台海局势也日渐紧张,你怎么就不能对人台胞态度好点儿?”

萧景宣抬腿踢一脚床柱,“你滚蛋,我他妈正经愁呢。长得跟琼瑶男主似的见天下班往医院跑,你就说多影响我工作吧。”

赵启平瞪了下眼,“真看不上你跟我说有屁用。”

萧景宣被他震了一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语气都减弱两分,“这不是,他一警校教职工,万一被拒恼羞成怒,我怕我打不过他。。。”

赵启平顿了两秒,正要长篇大论痛斥萧景宣厚颜无耻,门又被有节奏的敲了两下。他抬眼看了下墙上挂钟,离下午开诊还有大半个小时。

“请进。”

门被推开一条缝,半天不见有人进来,萧景宣起身去把门开到最大,赵启平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扭着轮椅进退不得的洪少秋。

萧景宣回头看了眼赵启平,笑得意味深长。

“哎呀洪警官,您这什么时候摔的啊,可得找我们小赵好好看看。”

萧景宣知情识趣,搭了把手把洪少秋推进诊室,转身走的时候还十分贴心带上了门。

赵启平绕着洪少秋的轮椅走了两圈,又弯下腰仔细研究了下他裹着石膏的右腿,最后还伸出手指在上面敲了敲。

“真摔了啊?”

赵启平一脸忍笑的表情,“这又是跟哪个犯罪分子搏斗来着?”

洪少秋摆摆手,一脸大难不死的后怕感,“从楼上摔下来的,要不是底下住户的遮阳棚缓冲,没准你就得在捐献室看我了。”

赵启平瞬间变了脸色,急忙堵住他话头,“呸!不会说点儿好的啊!”

洪少秋身子往后靠,饶有兴味观察他表情,“心疼了?心疼给我好好检查一回。”

赵启平从轮椅旁挂着的袋子里拿出X光片,回身在阅片灯前看了好一会儿。

“看着也不算特别严重啊,你几楼摔下来的?成这样就知足吧。”

“反正挺高,你不再仔细查查?”

赵启平皱起眉,洪少秋换了个姿势,撑着下巴看他在几张片子里来回比对。

“你石膏都打了我还能怎么看,哪个医院做的?”

洪少秋云淡风轻说出急诊医院和医生的名字,十分满意的观察到赵启平面部肌肉牵引下表情的微妙变化。

“曲医生建议我最好跟朋友合住,有人照顾恢复起来能快点儿。”

“你姐不是上下班挺规律的吗?”

洪少秋用嗔怪又委屈的眼神看他,盯得赵启平浑身不适。

“我受伤到现在还没见她呢,哪儿敢啊,再说你家离我单位这么近……”

赵启平这才反应过来洪少秋来找他是干嘛的,第一反应是我操这进度是不是有点儿快?

洪少秋也不多说,手肘搭在轮椅扶手上抿嘴笑着看他,好像笃定白衣天使必定心地善良,不会遭受惨无人道的拒绝。

赵启平把片子撤下来笑眯眯递回给他,“借住啊,交房租吗?”

“八荣八耻,啊不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还是记得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嘛。房租好说,你看今天阳光明媚吉日良辰,不如我今晚就搬怎么样?”

当晚十点半,赵启平躺在自家沙发上思考人生,洪少秋在卫生间扯着嗓子喊“赵医生,帮个忙呗”,赵启平纹丝不动。

嚎了三分钟以后,洪少秋顶着一头泡沫单腿蹦出来,电视上动物世界正放到非洲大草原,大型猫科动物在屏幕上求偶交配养育后代,赵启平慢悠悠抬起眼皮看他,“你是腿断了不是手骨折,还洗不了个头了?”

洪少秋咬牙切齿转身蹦回去,浴室中随即传来报复性一般的哗哗水声。

再出来的时候洪少秋已经是一个全身散发着最寡淡洗发水味道的男人,他用一个瘸子最灵活的姿态把自己塞进沙发里,并试图逐渐霸占赵启平的固有领地。

按照经验和性格,赵启平一般会一脚将侵略者踹回自己的势力范围,但今天横在他眼前的是洪少秋断骨再续石膏加绷带裹起来的伤腿,动武实在有失道德水准。赵启平只能在洪少秋的逐渐侵略中渐渐后退,并且最终放弃整个沙发的占领权。


---------------------------------

前女友不是qxx,搞这个姓完全是因为取名困难,龙套嘛也不要介意叫啥了

22 Jun 2016
 
评论(1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