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倩

风镜,短,拉郎bg,强行he

ed到无法自拔,搬旧文


王天风很苦恼。

不过是路过电影院听见有人喊捉贼下意识冲出去了而已,没想到就招上一个麻烦。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十七岁的姑娘穿着教会女中校服,藏蓝色布裙配亮白的领,长发被酒红的丝带束成两股麻花垂在胸前,小跑起来会甩到肩后面。

王天风,我们去看电影吧!

王天风,我们去吃东西吧!

王天风,我们去公园吧!

王…

你有完没完?!

即使是被吼了,明家大小姐也没生气,她敏捷地跳上草地中央的青石板路,一夫当关横在心烦气躁的学生跟前。

那你说,我们去哪儿?

王天风心想,哪儿没你我去哪儿。

不过是追回了姑娘家被偷的钱包,谢也登门道过了,怎么还缠上自己不放了呢。

明大小姐,您就没自己的事吗,我这儿还要去戏剧社,就不陪您了。

今天周末!我跟你一起去!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要不是个姑娘他觉得自己都能动手了。

戏剧社排老戏新说,从聊斋里挑了个故事改编。女同学少,以前女角都是反串,导演盯着王天风旁边的小姑娘思量再三提了个不情之请,转脸就被姓王的推到墙角。

警告你们少打她主意,人家正经大小姐你这儿抛头露面扮女鬼?亏你想的出!

导演被揪着领子说不出话来一直努嘴,王天风回头一看,好家伙,戏服都已经罩上了。

明镜自己喜欢,又是小规模演出,只能随她去了。

结果正式开演前两天王天风感冒嗓子坏了,临时换了男主角,气的他闷头在后台转了好几十圈。

演出效果出乎意料,小倩在台上噼里啪啦掉眼泪,王天风在台下觉着心脏都揪成了一束,顺道暗骂宁采臣的表演如何不到位。

许是因为演的太好,到底明锐东还是知道了,禁了明镜半个月的足。

没了跟屁虫的王天风这才咂摸出不对味儿来,背不下书的时候就开始胡思乱想,怨不得蒲松龄他老人家写呢,这女鬼啊,惯会偷心。

重获自由的明镜不能再演戏,戏剧社的人把她当半个家属,还是小倩小倩的叫。

春假的时候王天风和同学一道去杭州,没想到明锐东去谈生意,顺便把明镜也带去玩儿。春游苏堤桃红柳绿,就在西湖边撞上了。

明镜一步三蹦不好好走路,同学们心有灵犀早不知去了哪儿,剩下王天风一个人小心翼翼跟在后边,生怕她一不留神就掉下去。

烟雨蒙蒙美景盖世无双,走到断桥上明镜站定观望,心里想着怎么把那层窗户纸捅破。结果倒是王天风先开口了。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明镜大眼睛一转,扭头冲他笑。

那你喜欢杭州的姑娘,还是苏州的姑娘?

王天风脊背挺得笔直,扶着桥栏的胳膊也僵住了,伶牙俐齿了二十年,这回就四个字都差点打磕绊。

我喜欢你。

真成了恋人,反倒不敢像以前那么明目张胆在一起了。明镜毕竟家规严,偶尔有几次快遮不过去,十五岁的明楼便挺身而出救亲姐姐于危难水火。他心里总想着,等以后这个男人进了家门,总要对他感恩戴德一番。

结果没等到那时候。

明镜认真挑了手表预备做生日礼物送给王天风,顺道也是为当初替她追贼时摔了的那块做赔偿。东西还没送出去,明锐东的讣告就刊在了报纸上。

隔了两个月再见,明镜瘦了一大圈,成熟老旧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比聂小倩的戏服看着还不舒服。

分手总归是明镜先开了口。

寒假的时候明镜去火车站送王天风,把放了许久的手表送出去,说以后不要再见了。

小倩。

王天风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明镜笑起来依旧很好看。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演你们的剧。

死间计划写完最后一个字,隔天要亲自送到重庆去。王天风活动了下手腕,常年戴着悉心保养的手表刚给了明台,反正小兔崽子也说不会用,搁在他们家里也挺好。计划复杂险象环生,说九死一生都是轻的,好好的一块表还是别跟着自己进土了。

王天风特别开心,法国认识了明楼,飞机上诓下明台,这就是命。

出乎意料的是伤亡并没想象中大,虽然受了不少苦,总归是都活了下来。明台最惨,十指连心渗着血。

王天风这辈子就见明镜掉过两回眼泪,一次台上演聂小倩,一次就是那天为了明台。隔着瓢泼大雨和76号的院子都听得见撕心裂肺的声音,他自己心脏抽搐的感觉和二十年前似乎也没什么分别。

真相大白的时候明镜免不了要生气,明楼眼疾手快咔嚓一下就跪下去了,王天风紧跟着也跪下去了,明台有点儿闹不清楚要不要也跟着跪,明楼阿诚明台一齐望着王天风,觉得他跪的莫名其妙。

王天风伶牙俐齿了四十年,终于尴尬了第二回。

其实我算你们姐夫。

end


21 Jul 2016
 
评论(23)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