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许·玉堂春1

许一霖要演玉堂春,不是折子戏也不是选段,全本儿的,从嫖院庙会到会审团圆,三个多小时的场。场次定下来以后他盘腿儿坐在地毯上皱眉,冥想半天伸手去拽沙发下悬着的半条腿。

“你说这唱荀唱程啊?”

何鸣被他拉下来,伸腰展背枕在他腿上翻本子。

“起解会审之前肯定得走荀派路子,你程除了起解会审也没唱过别的啊。”

许一霖想了想低头看他鼻梁,“要不来个全本程派玉堂春怎么样?”

“别介,你见过哪个花魁带脑后音的。”

许一霖笑骂,“你流派歧视,脑后音怎么就不花魁了,幽咽婉转叫床多好听!”

何鸣抖了一下,“那你平常也没用小嗓喊啊,不然我肯定ed,直接影响你性生活质量。”

玩笑归玩笑,许一霖说了两句又正经起来问他,“那就前荀后程?”

何鸣有谱没谱瞎夸了他几句演法独一份,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王金龙……得了除了韦天舒也没别人了,梁仲春的崇公道啊?”

“没,他来沈雁林。哦对了,师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跟我说要串皮氏……”

何鸣扔了本子去抓许一霖手,“你台上跟韦天舒恩爱多少回了,就不兴人复仇一下。不过说起来,会审俩老生定了吗?”

“没呢,怎么?”

“我团头牌老生给你贴个刘秉义怎么样。”

许一霖看他笑得不怀好意,一时间竟想不起来这角色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何鸣见他半天没反应,这边上手伸进衣服底下,那边摇头晃脑念起这打酱油配角的戏词儿来,“犯妇听了,你在院中住了整九春,这开怀的到底是哪一个人?”

瞎搞流派肯定是不对的,但是这么搞我爽

23 Aug 2016
 
评论(19)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