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许·玉堂春3

定演员之前人人都以为梁仲春要上押着苏三去省城会审的解差崇公道,以往折子戏展演的时候他也是演崇公道和许一霖搭档,这次大戏反倒给一个年轻演员腾了位置,自己接了富商沈雁林一角。

梁仲春学方言惟妙惟肖,沈雁林从出场到戏里中毒身亡全程山西口音,一张嘴就能逗观众笑,表演上略有添加就能达到不错的演出效果。只是还没等见观众,这边排练的时候许一霖就先控制不住,一个上午频频笑场,索性有沈雁林的三场基本都是念白不动乐器,这才不至于惹乐队老师生气。

梁仲春没办法,等许一霖笑够了又重来一遍,隔着老远恭恭敬敬磕了个头用山西话念,“玉堂春您老人家在上,我沈雁林在下,在这儿给您磕头啦!”

几句话刚出来,人还没从地上站起来,许一霖又笑崩了。这次不光许一霖,就连场边候着的其他人都中了招,最后还是何鸣捂着肚子给梁仲春作揖,“服气了梁老师,排练您就收了神通吧!不然咱拖到下个礼拜都走不完戏啊!”

梁仲春嘿嘿一乐露出小半截虎牙,“现在知道小花脸的厉害了?”

捉奸一场没有许一霖的事儿,后边儿还有重场的会审,他好不容易得了空下场坐在何鸣旁边,边揉膝盖热身边看场上师姐跟梁仲春逗咳嗽。

捉奸一共三个人,除了梁仲春的沈雁林师姐的皮氏,还有个奸夫赵监生,行当上也是个文丑的活儿。韦天舒在场下直冲师姐招手,“梁老师你看我一赶二行吗,这还省个演员呢,多节约资源。”

梁仲春笑得不怀好意,“就算你能反串,后头不还有王金龙的戏么,演出你哪能来得及勾脸。”


27 Aug 2016
 
评论(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