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许·玉堂春4

这边梁仲春刚刚捉完奸,瘪着嘴哭唧唧对徐妙春挥袖子,“我去找玉堂春了,这屋子就交给你和赵先生吧,我走了。”何鸣和韦天舒在下头一搭一唱冲他竖大拇指,“高风亮节。”“牺牲小我成全他人。”

下一场轮到许一霖在桌子后边坐着,撑着脑袋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梁仲春抹着眼泪从台毯边过来,扯着他水袖一角叨叨,“可快点儿好起来啊,你可一定要跟我圆房啊。”

这边徐妙春拿了碗筷上场,梁仲春一接过来先愣了,“嗯,今天道具够负责的啊,怎么里头还真有面啊?”边说边挑起来两根面条,弯弯曲曲的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掰下来的半块方便面饼。

“赶巧了,正好我也没吃早饭。”说完一筷子塞进嘴里,嚼了嚼觉着味道竟然还不错,“这肯定放酱油了,道具这月发奖金啊!”

刚夸完没过五分钟道具这边还真出了个小问题。起解会审的时候苏三要戴枷,许一霖手长骨架大,团里现有的枷带上去有点儿紧,手在里头活动不开,不方便来手上的动作。他以前用的那个大号的正跟着在外头巡演,一时半刻也拿不回来。

那边儿去了个人叫道具师父,何鸣拉着许一霖手腕转了转,倒也不着急,“这枷改不了也没事儿,回头把我战太平那铐给你拿过来使,李派的,灵活得恨不得能缠头裹脑,保准不影响你做戏。”

许一霖一脸嫌弃,“你可拉倒,戴铐不戴枷,我这到底是唱苏三离了洪洞县还是唱号令一声绑帐外啊!”

何鸣特别配合地叫出来,“嚯,花脸玉堂春啊!其实也不是不行,等会审的时候也别跪了,我给你送杯断头酒,你踹了之后就唱‘见金龙把我牙咬坏,大骂无耻小奴才’,你瞧多合适!”

-----------------------------

可能没必要的注释:“号令一声绑帐外”“见罗成把我牙咬坏,大骂无耻小奴才”都是花脸戏《锁五龙》的唱词

27 Aug 2016
 
评论(1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