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二)

能章更五千,也有章更一千。。。今天是一千的那种。。。


往前数若干年,王凯刚进中戏校园的时候比同级同学都大个几岁,军训完没多久就和年龄相仿的高年级打得火热,隔三差五总免不了要凑在一起探讨艺术的发展戏剧的前途,同时也为熙熙攘攘的夜摊撸串人群添砖加瓦。

靳东是在饭局后半段出现的,出场的时候并没引起什么轰动,中间人拉着他给王凯介绍,说这是我们已毕业的前任学生会主席,中戏最老新生,在资本洪流的裹挟下依然出淤泥而不染的靳东同志。

王凯答应着叫了声“师哥”,靳东凑过来巡视一圈儿,掂起面前还剩半瓶的酒冲他晃,“这桌儿有不是你师哥的吗,我喝啦?”王凯刚点头他就仰脖一口闷了个干净。

靳东喝完把瓶子撇在一边,揽着新认识师弟的脖子招呼,“走,跟师哥玩儿去。”

一圈儿人呼呼啦啦跟着靳东走,七拐八绕进了一家台球室,靳东跟老板打声招呼,带着王凯到了墙边杆架上,“自己挑。”

王凯伸出指头划过整排的杆,扭头看着靳东笑的特别坦然,“我不会啊。”

头顶上的灯光反射在他的金属项链上,靳东眯着眼瞧不真切他的表情,盯着又亮又圆的眼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抓着他手腕伸向其中一个球杆。

“手挺好看。”

实事求是讲靳东的斯诺克水平在这群人里算是顶尖,带新人这活儿也就义不容辞落在了他身上。两个人占了最偏僻角落的一张球台,规则讲完接下来就是姿势。

动作其实很简单,王凯依葫芦画瓢俯下身去,球杆架在左手指间来回推了几次。靳东斜靠着球台看他,手里指指点点纠正动作,说了几遍后也没什么耐心,一巴掌拍在王凯后腰上,手里使劲儿把他胯往下压下去一截。出杆击球,母球直接落袋。王凯挑了下眉,靳东身子一斜弯腰替他把球捞上来,条纹衬衫下摆露出截模糊的腰线。

折腾了四十分钟靳东看出来他实在不是打球的料,也没继续强人所难,推着王凯靠边站,自己挑了几个角度,三分钟里清了台,带着人又出了大厅。

天已经黑了个彻底,他从口袋里摸出盒看不清牌子的软包烟,顺手给王凯塞了一根。王凯机灵,自己先摸出打火机凑到靳东跟前,过堂风从两个人眼前刮过去,靳东伸手握住对方指尖,给跳动中的脆弱火苗添加了一层不甚稳固的保护。

猩红的小圆点在黑暗中一闪一闪,比烟头更亮的是王凯瞳孔里的聚焦。他正因为技艺不精扫了师兄的兴而生出一点愧疚,眼睛瞪得没有平常那么圆,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叠出浅浅的细纹来。

“对不住啊师哥。”

靳东嘴唇抿出个一字,夹着烟头的手伸到王凯脑后揉了揉他头发,眼神往下一飘落在他拿着烟的手指上。

“可惜这手了。喜欢车吗?”

王凯一愣,“什么车?”

“哈雷,喜欢挑个时间,带你去山上压弯。”

王凯多少听别人说过靳东这个人,会的多玩儿的也多,偏巧还都是招姑娘喜欢的东西。本来他还不太信,等见了第一面就明白了,长他这么张脸别说哈雷台球了,干什么能不招姑娘喜欢啊!

想到这儿王凯心眼儿一动,转手攀上靳东肩膀,一副亲密战友的热络样子。

“喜欢啊能不喜欢吗,但这先放放,周末我请你怎么样?”

靳东没瞧出来,也不想猜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总之一个刚进校门没仨月的小兔崽子琢磨的估计也就那么点儿事儿,等时机到了他自己必然要乖乖交代。


28 Aug 2016
 
评论(10)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