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十四)

靳东再次出现在片场的时候人群中起哄一样响起了不算热烈的掌声,导演在监视器后边起身领掌,手上没活儿的其他工作人员紧跟领导指示,节奏感极强地拍起手来。王凯西装笔挺斜坐在办公桌上,笑模笑样朝他望过去,也跟着大家一起拍巴掌。靳东换了根观赏价值远大于实用性的短手杖,扭动上半身环视人群挥手致意。

“同志们辛苦了。”

导演轻轻推了他一把,靳东踉跄着跌进景里,王凯立刻从桌上跳下来,紧赶两步伸手抓住他胳膊。靳东反握住他手肘,带着安抚性质拍了两下,随即放手,一步一挪绕到办公桌后坐下。整个下半身都被挡起来,机位也带不到腿上,靳东把手杖交给工作人员拿到视线以外,再回过头来就是个不怒自威的商界精英了。

王凯扯松领口,轻声跟他对了两遍戏,进情绪很快,靳东示意他说话的时候可以贴得更近一些,甚至于大半个身子探到桌子这边也可以。导演抱着手肘一边摸下巴一边盯着他们,只在几处细节打断提醒他们注意。

实拍的时候王凯果然又往前凑了一点,两个人鼻尖几乎撞到一块,靳东毫无预兆地猛然起身,王凯下意识往后退了一点,一半被吓着,另一半是不可思议。导演对他的反应很满意,靳东一长串的台词骂完,王凯面无惧色坦然回应。

“你会理解我的。”

“滚。”

王凯面对着他退后两步,这才转身朝门口走去。导演刚喊停靳东就跌回了座椅上,监视器后面伸出大拇指冲他挥个不停,“换个机位再来啊。”靳东长出一口气,额头上冒出薄薄一层汗,王凯回到原来的位置站好,眼神往他腿上飘了一下。“行不行?”靳东点点头,撑着扶手坐正身子。换了机位又拍了三四条,靳东站起来的时候为了不被瞧出破绽双腿都用了力,几次下来已经疼到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眉头皱缩双唇惨白,脸上出的汗影响到了妆容,化妆师冲上来给他补妆,王凯跟着走到他背后,伸手从他西装领口探下去,不出所料的,衬衫后背已经湿透了。片场人多眼杂,这动作虽然算不上出格,也确实有些过于亲密了。靳东下意识去挡他胳膊,王凯抢先一步抽出手,走开几步给化妆师让出空间,导演在身后叫了一声,他这才颠儿颠儿跑过去商量起戏来。

拍摄结束的时候还是王凯送他回的房间。同事都是热心肠,靳东刚站起来就有几个演员和工作人员冲上前扶他,靳东抬头看了王凯一眼,还没说什么,王凯就认命一般叹了口气,挤开人群走到他旁边。“我屋近,我来吧。”

酒店电梯坏得特别不是时候,靳东每跳三级台阶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其他帮忙的人有事先走了,就剩王凯一个人陪他耗着,两层楼爬了四十分钟。楼梯间空旷无人,回音很大,王凯单手撑着靳东胳膊,看他瘸着腿和体能做抗争,看了一会儿视线就垂下去盯着地面,声音听上去不是太高兴。

“刚还不让摸呢,现在倒是使唤得顺溜。”

靳东几步跳到楼梯平台处,靠着扶手大喘气,“你要想听对不起我现在就道歉,但是咱能不能回根据地以后再反攻倒算?”

好不容易折腾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王凯也出了一身汗,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跟着进去。

“我回去洗个澡。”

“这儿也能洗。”

靳东关了门不管他,径自砸进床垫里休息。王凯转身进了浴室,一把矮凳孤零零搁在瓷砖地上,紧靠着浴缸,想来是靳东伤口不能沾水,只好坐在外边擦身。他踢开凳子,衣服剥下来就扔在地上,长腿一迈跨进浴缸,把整个身体滑进水里。靳东在外边跟医生打电话,表示自己谨遵医嘱规律工作健康生活,要求提前拆线。王凯在水里憋了半分钟的气,跟金鱼似的吐了会儿泡泡,咕嘟嘟的声音听起来挺好玩儿,他冒出头又沉下去,水从浴缸里漫出来流了一地。

王凯好容易玩儿够了出来,浴巾松垮垮围在腰上,头发湿着也不擦,走路的时候身下某处若隐若现。靳东抓起手边的干净衣服砸在他脑袋上,王凯套上T恤跟过去,倚着浴室门看他脱衣服。

镜子上蒙了一层水雾,两个人谁都看不清对方的脸。靳东只脱了上半身,湿毛巾攥在手里从脖子后面蹭到胸前,回过头发现王凯还站在门口,手上毛巾也跟着扔了过去。“还不走?!”王凯偏过脑袋伸手稳稳接住,回到靳东跟前从背后抱住他。毛巾里的水份被挤出大半,顺着肩膀一路往下淌。

“靳东。”

“嗯?”

“你怎么这么混蛋呢。”

被骂的人推开箍在身上的胳膊艰难站起来,他转身面对王凯,水珠从这人脸中间劈过去,靳东捋开遮住他眼睛的头发,看了好一会儿才贴上对方嘴唇。


28 Feb 2017
 
评论(10)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