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十六)

冬天切实到来的时候电视剧拍摄跟着到了后期,靳东终于可以撇去双拐,改用小巧手杖即可帮助行动,偶尔疾走和上下楼梯也不再是难事。拆线之后几天他去医院复查,回来后王凯问结果怎么样,靳东叹口气摇摇头,说还是没好全,不敢有大动作。

王凯看他情绪显而易见低落不少,也跟着不是滋味起来,难得严肃认真好言好语劝了几句,靳东下半张脸缩在围巾里,露出冻红的鼻尖闷声答应,又在工作人员的催促声中回到镜头前继续拍摄任务。

全组杀青前一天女主的全部戏份也拍完了,收工时众人欢呼起来,靳东大手一挥说要请客,算是弥补之前的数次聚餐缺席。在统一的叫好声里有几个工作人员凑成小股不知道在商量什么,靳东看过来露出疑问表情,王凯过去说了几句,几个人很快也融入到了集体雀跃之中。

饭桌上自然免不了喝酒,当日杀青的女主年龄跟他们差着不小,倒是一点儿没有小姑娘的羞涩,特别主动左拥右抱,后边喝不动的时候酒杯就往两边推,甜甜一笑叫声凯哥东哥,两位男士的保护欲就在瞬间被激发起来。但处理方式不同的是,王凯颇有个人英雄主义地替人喝了不少,靳东则从源头入手极力阻止往空杯里续酒。

王凯喝酒上脸,靳东多少年前就知道这个,还知道他一喝多就容易话多,絮絮叨叨翻来覆去说,也不管旁边人爱不爱听。吃喝已毕,靳东转身在外套里找钱包准备结账,忽然被王凯隔着一个座儿摁住了手。他朝之前几位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块蛋糕就占据了饭桌中央的位置。

“明天杀青赶不上了,提前祝东哥生日快乐啊!”

靳东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他双手合十站起来冲着众人鞠躬致谢,没等坐下王凯又递了刀过来。

“快切快切!”

靳东握着他手没松开,“一起吧。”

王凯抽了抽手,被攥得死紧,抬头看对方表情,靳东一脸淡然微笑,温情得让人想躲。场面不好僵着,王凯飞速转过脸看着蛋糕,和靳东一起下刀分给众人。他自己也留了一块,闷头吃了两口嫌弃奶油太甜就扔在一边。

散局后他们一道回酒店,靳东在门口把他叫住说有事情,王凯难得拒绝了。

“喝了酒难受,明天还有戏,有事儿回头再说吧。”

“明天下午的戏,不碍着。”

王凯垂死挣扎,“你讲不讲理!”

靳东已经开了门,自己也不进,就在门口和他对峙,“不讲。进去。”

王凯瞪他一眼愤愤进屋,没等靳东坐下抢先挤过他坐在靠椅上,除了并不吓人的怒意外居然有点手足无措的焦虑,像好多年前被师哥三两下拐上床的小师弟,永远在关键时刻充满了逃跑的欲望。

靳东一瘸一拐走过来坐在床边,手杖规矩立在床头柜边才清清嗓子开始说话。

“这戏完了你什么计划?”

“歇两周,然后就那个电影,要去香港。”

靳东点点头,王凯说的导演他也算认识,作品质量相当不错,很能拿出手,顺利的话没准还能再冲个奖。事业问题不劳他操心,接下来就要专心解决另一件人生大事。

“没问你这个。还有别的呢?”

王凯左右倒腾着两条长腿,怎么摆都觉得不舒服,他掏出手机低下头,漫不经心去邮箱收资料,嘴上也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没别的啊。”

靳东倾身向前抽走了他手机,迫使他抬头和自己对视,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里谁都没说话,连空气都停滞不能流动,王凯深呼气一下,抢在靳东前开了口。

“怎么着还得报备行程?我也没违法乱纪啊。你伟光正演多了真当自己人民警察了还。”

这话语气不善,表情也不怎么亲切可爱,靳东倒是不怒反笑,扣着胳膊的指头在他手腕内侧摩挲了几下。

“你不报备我怎么探班?”

王凯瞪圆了眼睛,“你探什么班?”没几秒钟又反应过来,换了个异常欠揍的笑容拒绝了他,“别介别介,就这几回还上瘾了是怎么。腿没好呢就惦记这么长远,影响复健。”

他说完就要起身,腿已经站了起来,可手还被靳东按在扶手动不了,整个身子佝偻着欲脱身而不得,人也跟着气急败坏起来。

“松开。”

靳东按着他手腕使劲了些,“心跳有点儿快。”

王凯彻底急眼了,手一挥挣开他径直往外走。

还没迈出去两米就听见身后一声闷响,他先是被吓了一跳,回头的时候就看见靳东倒在床边,侧躺着屈膝抱腿,大半张脸对着地看不清表情,但从一声比一声急促的喘息声中也听出情况不妙。王凯两步冲过来半跪在地上,抓着他手往外掰。

“我看看。”

靳东转过脸一瞬不瞬盯着他眼睛,哑着嗓子开口,“现在能好好听人说话了?”

王凯还在手上跟他较劲,想费力撸起他裤子检查伤口,靳东也没松手,任他折腾了半天才缓了口气继续道,“你还非要我把话说透啊。”

王凯扣着他的手指往皮肉里深陷了一点儿,手臂被掐出红白的印子,他胸口快速起伏着,靳东摇摇头又点点头,“我想跟你……”

王凯扑上来堵住了他的嘴。

靳东拖着他后腰把人往上提,王凯压在他腿上惊得一下站了起来,面露难色:“要不还是算了……”

靳东跟着起来,整个身体压过去把他扑倒在床垫里。膝盖卡着他大腿不让人乱动,手上三两下就把上衣脱了个干净,王凯再心疼也看出来他这是好的差不多了,扯着嗓子喊了两声不要脸,靳东低头在他衣领遮着的地方啃了一口,捏着嗓子细声细气,“今儿个可是大年三十,你这租子可是该交了。”

王凯瞎扑腾了两下也消停下来,满脸赔笑,“师哥,师哥我真错了。师哥你饶了我。”

靳东眨了眨眼,贴着他的耳朵沉下声来。

“师哥再教你一个……在床上,别瞎说话。”


隔天下午全剧最后一场戏,王凯换完衣服朝靳东走去,他们身侧是专注而认真的剧组工作人员,灯光炙烤得人脸发烫,靳东站在他对面斜靠着桌子,王凯在他身前站定,面带微笑伸出手。

“所以,你跟不跟我走?”


END

03 Mar 2017
 
评论(29)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