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十六)

我今天琢磨了一下,照理说小城应该是个国安反特片儿才对。。。



萧景宣跪在地上查看孕妇状况,不到三十岁的妇女倒在最深处的货架后边,呼吸深重浑身冒汗,双手死死攥住他的胳膊。萧景宣尽量语气轻柔地问清了基本情况,初产妇,胎儿未足月,没有外伤出血和其他异常,总体来说还算稳定。

他们身边一米不到的地方就是持刀嫌疑人,是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四十五六岁的样子,眼袋很深,颧骨突出,形容憔悴。他半蹲在货架边上,怀里抱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刀刃就在小孩脖子旁边,离颈动脉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整个商店里只剩下他们几个,唯一的大门从里边用链锁随意缠了几道。嫌疑人进门的时候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他捞起身边小男孩刚掏出刀子,在门边的几个人即刻四散而逃,年轻孕妇行动不便又受了惊吓,见刀尖在眼前晃了晃就没有走成。

萧景宣在货架深处挑零食,听到声音不对劲探头观察的时候出路也被堵住了,萧景桓原本靠在门内侧等着,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并没有走,反而迅速和嫌疑人建立起了对话关系,给孕妇申请到了援助的机会。萧景宣不是产科大夫,没什么丰富的处置经验,听到允许外头医生进来也暗自松了口气。

萧景桓靠坐在孕妇身侧,他半蹲着站起来,胳膊伸长表示自己的无害。手机就放在外套口袋里,估计已经没电了,收银台后的墙上有一个小挂钟,他瞟了一眼,只略略看见分针的位置。萧景桓大致估计了一下,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嫌疑人注意到他的视线变化,连喊了两声,“看什么!”

萧景桓放慢语速,由半蹲慢慢站直了身子,小幅度往前迈了两步,正好挡在萧景宣和孕妇身前,“我,我看时间。”

秦少白最后一遍检查急救箱,“血压计会用吗?”于曼丽点头,秦少白把听诊器放好,想了想从旁边人手里又拿了个听诊器,“这个给萧景宣,病历也给他,按我刚才说的先查体,一定一定想办法把她送出来,我就在外面等着。”

于曼丽系上白大褂扣子,手摸到腰内侧最后确认收音设备,她提着急救箱绕到王天风身前,王天风打量了她一圈儿,对讲机天线戳着简易室内图布置任务。

“第一确保人质安全,尤其是孕妇和小孩。试着商量能不能把孕妇和孩子送出来,送一个出来也行。潘姐已经到郭骑云那儿了,需要狙击的话我想办法给你信儿,尽量把人往门边带。”王天风又看了一眼紧闭的商店大门,“你配合一下萧老师,能劝服最好。注意安全,去吧。”

他拍了下于曼丽的背,于曼丽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到店门口,轻敲了两下门。“我是大夫,能让我进去吗?”

嫌疑人抱着孩子走到货架靠门的一端,又往侧边退了好几米,这才把刀从孩子脖子边拿下来,冲着萧景桓不耐烦挥着胳膊,“你,开门!”

萧景桓走到门边,打开缠绕的铁链,于曼丽嘴上戴着口罩,拉开门对上他的眼,冲他点了下头后缓缓转身面对嫌疑人,“孕妇呢?”

对方冲着商店深处抬了下巴,于曼丽环视周围环境确认狙击死角。她跨过地上散落的零食和生活用品走向货架深处,萧景宣接过听诊器和病历迅速翻看起来,两个人配合测了心跳又量了血压。

嫌疑人粗声粗气问了一句,“怎么样?”

萧景宣冲于曼丽摇头,指了下血压计。于曼丽摘掉口罩一边扭头喊回去,“她血压太高了,万一在这儿出了事儿我没法处理。”

嫌疑人明显犹豫了一下,萧景宣补了一句,“这屋里除了她还有三个人,你不亏。”于曼丽紧接着说,“你要不放心的话,我是女的,我替她。”

嫌疑人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想了半天,孕妇在旁边发出痛苦又轻微的呼声。他终于下定决心,“走,你留下,你们俩都走。”

于曼丽抬手招呼萧景桓,三个人一起把孕妇抱到了门边。萧景宣打横抱着孕妇,萧景桓在他身侧推开门,“走吧。”

于曼丽和萧景桓站在门后,确认萧景宣把孕妇安全交给秦少白后不约而同松了口气。两人转回身来,于曼丽指着怀里的孩子提出要求,“他脖子和腿上都有擦伤,我能给他处理一下吗?”

孩子哭闹起来,嫌疑人骂了两句也不见停,只好让于曼丽过去。萧景桓又看了眼挂钟,他先是蹲下身,又靠着货架坐在了地上。他仰视着嫌疑人,看着刀尖上的一点锈斑,从货架上拿下瓶矿泉水,仰头灌了两口水后才开始说话。“你刚才说,你妻子是肝脏的问题?”

萧景宣把产妇抬上床后整个人就脱了力,警察和医护找来两件衣服披在他身上,他抹了把脸,甩掉额头上冒出的汗珠,跟王天风详细交代里面小孩子的受伤状况。王天风看他脸色惨白,指指身后的住院楼,“你还好?不行回楼里歇着。”萧景宣缓了缓,朝店门口望了一眼,“我……我等他出来吧。”

萧景桓拧开一瓶水冲嫌疑人晃了晃,水从瓶口洒出来一点,顺着手淋到地板上。“喝点儿?”聊了三个多小时,嫌疑人一手拿刀一手控制着孩子,早就口干舌燥。萧景桓撑着地站起来,还捶了捶膝盖,于曼丽在旁边朝孩子伸出手,“把纱布摘下来给姐姐好不好,我给你换药。”

水瓶传递的瞬间萧景桓忽然松开手,死死攥住嫌疑人拿刀的手腕把人朝后压倒在地上,于曼丽从另一边跳起来推开孩子,控制住了嫌疑人另一只胳膊。从门外冲进来的支援第一个人是王天风,于曼丽从一众虎背熊腰的壮汉同事中抽身出来,抱着孩子走出商店。

病房里的郭骑云和女狙击手收到通知后长出一口气退出弹夹,洪少秋赶忙问情况。

“控制住了,孩子没事儿,萧老师和曼丽也好着呢。我们先走了。”

赵启平送他们出病房,又绕回到床边,抽出两张纸巾扔洪少秋身上,“擦擦吧,这一脑门子汗。”

洪少秋冲他笑得人畜无害,“我胳膊抬不起来,赵大夫帮个忙呗。”

25 Apr 2017
 
评论(2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