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们的故事

我其实就想说啊,姆们戏曲招谁惹谁了……又不看戏只喜欢yy中“民国戏子角儿老板梨园行霸王别姬游园惊梦说好了一辈子”的,有功夫多看两遍电影比啥不强……

1.姆们院长

何鸣拜师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从戏校开始教过他的老师一只手都数不过来,文的武的文武的,甚至雅观楼这样的戏还是小生前辈教的。学的演的多而杂,一般人都归不出他的流派。

何鸣是进团之后才开始跟院长学戏的。院长姓王,行里有一号的文武老生,个子不高,何鸣穿着厚底儿站他跟前听训的时候都得把头垂得老低,恨不能直接弯腰。

王院长文宗余武宗厉,也是按这个路子教的何鸣。老头儿演戏的时候表情十分严肃,这跟文武老生的角色大多苦逼有关系,等出戏了又会一...

23 Jun 2017

从年头说到年尾的京昆专场

到今天还是没有办起来……


文武昆乱·邯郸梦


何鸣学昆要比计划中快。

为了纪念汤显祖昆剧团要排临川四梦,里头唯一老生男主的戏邯郸梦因为团里演员调走没了着落,郁青青同志思来想去决定找兄弟单位借个头牌。

何鸣来昆剧团的头一天,许一霖正好在隔壁跟老师学逼休,唱了几句被路过的郁青青听见,团长姐姐推门进去,笑得如沐春风,“小许啊,你要不要学个邯郸梦啊?”

旦角戏份少,最后真定了让许一霖来演,也不知道是演员知名度高还是为了看新鲜,总之票卖的是不错,唯一遗憾就是演出那天何鸣有点低烧,嗓子并不是最好的状态。

三个小时的戏,卢生...

12 Nov 2016

梨园子弟·珠帘寨

1.
珠帘寨是一出好戏,行当丰富,人物众多,唱段经典,场面热闹。
何鸣演李克用,举着茶缸子感叹团长的决策伟大光明正确,转头冲本团当仁不让的小生一番笑得龇牙咧嘴。
“来,叫爸爸。”
演大太保李嗣源的韦天舒心塞。
配角行当就是没人权,已经数不清第多少回演儿子了。

2.
徐妙春高冷着没说话,韦天舒一脸QAQ看向她求安慰。
师姐弯起嘴角轻抚他脸颊,
“来,叫声妈。”
忘了这回她串二皇娘了。

3.
会议桌对面是眼观鼻鼻观心看着快要睡过去的许一霖,被何鸣挥了一肘弄醒了。
他刚张嘴还没说什么,韦天舒抢在跟前念了句白。
“zhvi——啊——口——”
嗯,许一霖配大皇娘,一桌子爹妈。

4.
这戏大皇娘十分龙套,响排的时候许一霖的主要

09 Oct 2016

(杨帆-外科风云刘奕君儿,郁青青-冬至刘敏涛)

1.

许一霖拿了奖,团里要给他办专场。团长掐指一算,何鸣也要演系列,干脆凑一起办算了。

上半年刚搞过的韦天舒挤眉弄眼,
我和妙春合办,那是舞台情侣夫妻情深,专场名字就叫戏结良缘,夺么美好的寓意。你俩这叫什么啊!

许一霖斜眼,
怎么着,还不许师兄弟一块儿演戏了?

2.

曲协开会,何鸣进步青年,也去参加。席上和昆剧团女团长,工刀马的郁青青聊起来了。

郁青青抓着他胳膊笑眯眯问,
何鸣呀,你来我团学个昆好不好呀,学好了姐姐傍你唱一出呀。

何鸣点头,好啊,正好团里给我和师弟办专场。姐姐,邯郸梦里有没有我京程派能演的啊!

3.

何鸣隔壁团有个头...

22 Sep 2016

何许·玉堂春4

这边梁仲春刚刚捉完奸,瘪着嘴哭唧唧对徐妙春挥袖子,“我去找玉堂春了,这屋子就交给你和赵先生吧,我走了。”何鸣和韦天舒在下头一搭一唱冲他竖大拇指,“高风亮节。”“牺牲小我成全他人。”

下一场轮到许一霖在桌子后边坐着,撑着脑袋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梁仲春抹着眼泪从台毯边过来,扯着他水袖一角叨叨,“可快点儿好起来啊,你可一定要跟我圆房啊。”

这边徐妙春拿了碗筷上场,梁仲春一接过来先愣了,“嗯,今天道具够负责的啊,怎么里头还真有面啊?”边说边挑起来两根面条,弯弯曲曲的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掰下来的半块方便面饼。

“赶巧了,正好我也没吃早饭。”说完一筷子塞进嘴里,嚼了嚼觉着味道竟然还不错,“这肯定放酱油了,...

27 Aug 2016

何许·玉堂春3

定演员之前人人都以为梁仲春要上押着苏三去省城会审的解差崇公道,以往折子戏展演的时候他也是演崇公道和许一霖搭档,这次大戏反倒给一个年轻演员腾了位置,自己接了富商沈雁林一角。

梁仲春学方言惟妙惟肖,沈雁林从出场到戏里中毒身亡全程山西口音,一张嘴就能逗观众笑,表演上略有添加就能达到不错的演出效果。只是还没等见观众,这边排练的时候许一霖就先控制不住,一个上午频频笑场,索性有沈雁林的三场基本都是念白不动乐器,这才不至于惹乐队老师生气。

梁仲春没办法,等许一霖笑够了又重来一遍,隔着老远恭恭敬敬磕了个头用山西话念,“玉堂春您老人家在上,我沈雁林在下,在这儿给您磕头啦!”

几句话刚出来,人还没从地上站起...

27 Aug 2016

何许·玉堂春1

许一霖要演玉堂春,不是折子戏也不是选段,全本儿的,从嫖院庙会到会审团圆,三个多小时的场。场次定下来以后他盘腿儿坐在地毯上皱眉,冥想半天伸手去拽沙发下悬着的半条腿。

“你说这唱荀唱程啊?”

何鸣被他拉下来,伸腰展背枕在他腿上翻本子。

“起解会审之前肯定得走荀派路子,你程除了起解会审也没唱过别的啊。”

许一霖想了想低头看他鼻梁,“要不来个全本程派玉堂春怎么样?”

“别介,你见过哪个花魁带脑后音的。”

许一霖笑骂,“你流派歧视,脑后音怎么就不花魁了,幽咽婉转叫床多好听!”

何鸣抖了一下,“那你平常也没用小嗓喊啊,不然我肯定ed,直接影响你性生活质量。”

玩笑归玩笑,许一霖说了两句又正...

23 Aug 2016

何许·段子

周五下午正适合消极怠工迎接假期,但对何鸣来说却是一周里最忙的时候。院团演出多在周末,准备工作和最后响排往往都赶在这天找上来。四点刚过何鸣在排练厅眯着眼打盹儿,没睡两分钟就被外套口袋里嗡嗡震动的手机闹醒。

韦天舒的声音平静而正经,“忙呢?没大事儿周末请个假回来一趟吧,你爸住院了。”

何鸣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本来韦天舒和许一霖在外地演出,赶上师姐过生日,韦天舒自己戏完了没等大部队就提前回京。回家顺路去给何冀初打声招呼,撞见老头晕在床边也不知道躺了多久,急忙忙送医院后才给许一霖打电话。

许一霖连夜赶到医院问清情况,何冀初是心梗,抢救及时问题倒也不算严重,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两天。...

01 Jun 2016

千言万语都在文里了,献给 @顾良逢 


何鸣借调满半年的时候许一霖南下演出,走之前就跟团里请好了假,说等结束了顺道去看看何鸣,给何冀初捎点儿东西,要比大部队晚两天回来。

演出最后一天是折子戏专场,许一霖和名丑梁仲春搭活捉三郎。开演前半小时剧场就已经坐的满满当当,许一霖听检场的同事回来描述盛况空前,扭头冲正在勾脸的梁仲春招呼,“这可都是来看您的啊梁老板!”

梁仲春矮子功甩辫功一绝,这些年大大小小奖也拿了不少,算是丑行里提得起拿得出的人物。听见许一霖夸他嘿嘿一笑,露出不那么整齐的一颗小虎牙。

“你这就捧过了不是!”

演出没什么说的,许一霖出场鬼步圆场就是一片好,...

18 May 2016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