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流(下)

4.

杜见锋两手交叠趴在水池沿上,王瑞手上裹着毛巾,打了肥皂去蹭他背上的煤灰。皮肤上遍布纵横交错的伤疤,王瑞搓的时候格外轻柔。

“我之前听说你挺安分的啊,怎么我一来你就出事儿呢!”

杜见锋蹭一下从水里抬起大半个身子,回头怒视王瑞,“仗打输了怎么处置我无话可说,当初可是你们信誓旦旦说要一起打日本人,好嘛,现在日本人在你们监狱里过得滋润啊,你怎么解释?!”

王瑞一摔毛巾,粗糙织面砸在杜见锋脸上,有点轻微的疼。

“回去问你的南京同僚,这几个日本人是什么时候被俘,又是怎么被俘的。我还替你们委座丢人呢!”

杜见锋知道王瑞的脾气,看他这么有底气自己先缩了缩,眼珠一转拿回毛巾又贴了上去,“那帮搞...

01 May 2017

小城故事(十六)

我今天琢磨了一下,照理说小城应该是个国安反特片儿才对。。。


萧景宣跪在地上查看孕妇状况,不到三十岁的妇女倒在最深处的货架后边,呼吸深重浑身冒汗,双手死死攥住他的胳膊。萧景宣尽量语气轻柔地问清了基本情况,初产妇,胎儿未足月,没有外伤出血和其他异常,总体来说还算稳定。

他们身边一米不到的地方就是持刀嫌疑人,是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四十五六岁的样子,眼袋很深,颧骨突出,形容憔悴。他半蹲在货架边上,怀里抱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刀刃就在小孩脖子旁边,离颈动脉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整个商店里只剩下他们几个,唯一的大门从里边用链锁随意缠了几道。嫌疑人进门的时候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他捞起身边小男孩...

25 Apr 2017

大江流(上)

爱你 @顾良逢 

杜见锋x王瑞


1.

战犯管理所每周上六休一,官方说法是思想改造为主,劳动改造为辅。这里的人年龄有长有幼,履历不尽相同,职位除了武将还有文官,故而为了周全考虑,统一劳动的强度并不大。

杜见锋在这几百人里算年轻力壮的,分煤挑水砌灶台的重活儿没少帮别人担,但他不在乎这个,头天帮着炊事组卸货累得腰都直不起来,第二天出早操还能精神百倍喊口号。旁边小个子的海南佬舌头捋不直地挤兑他,里则么要求进步!杜见锋摇头说你知道个鬼,劳其筋骨算什么,苦其心志才是要命的。

进所以后杜见锋时常琢磨自己到底算不算幸运,他年纪小,出身也不是正统的保定黄埔,内战几年...

24 Apr 2017

【沈方abo】男言之隐(下)

他们后来在床上来了第二回。

沈剑秋没用多久就恢复了大半,方孟韦因为连续发情身上没力气,沈剑秋托着后腰把人扔到床上,顺着肚脐一直亲到大腿根,方孟韦绷着筋肉又起了反应。体力终于被耗尽,方孟韦嘴里嘟囔两声沉入睡眠中去,沈剑秋紧随其后。

生物钟催促着沈剑秋在清早醒来,他尽量轻手轻脚下床。方孟韦侧趴在另一边,大半张脸陷在枕头里,头发乱七八糟支棱着,像是搭了一半的鸟窝。比头发更乱的是身上盖着的薄被,沈剑秋无意间扯动一截,露出大半个后背。肩膀那儿有几个不算深的牙印,往下走还有被手箍掐出来的痕迹。沈剑秋似是有愧一样甩几下手,尽最大力气克制住铺床叠豆腐块的欲望转向卫生间。

方孟韦的洗漱用具就搁在架子上,牙...

27 Dec 2016

【沈方abo】男言之隐(中·二)

二十分钟还没到沈剑秋就知道标记针打不成了,方孟韦手臂内侧起了片不小的红肿风团,他精神比刚才好了很多,只脸还是潮红的。沈剑秋打了个喷嚏,呼吸比之前通畅了一些。

“我去跟马主任说你过敏。”

他起身要出门,方孟韦一下拉住他手腕,深呼吸了几次后拉开领口。

“别费劲了,你临时弄一下。”

方孟韦和沈剑秋共处这么长时间都没出问题,自然不会对他的信息素过敏,理论上沈剑秋过来咬一口和打一支标记针性质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大概在于病患的个人感受不同。沈剑秋凑过去摸他额头,确认这人不是因为体热烧糊涂才这么说。

“我真咬了?”

“别废话。”

方孟韦手上使劲,拽着对方几乎倒在他身上。沈剑秋伸手在他脖子上捋了两...

19 Dec 2016

【沈方abo】男言之隐(中)

方孟韦面对门诊大厅整面墙大小的排班表,盘算着本来就短的假期又要白白浪费大半天。他心烦气躁扯着领口四下打量,沈剑秋戳在挂号窗口前面拥挤的人群中,像是茫茫戈壁上一颗孤零零的白杨,身姿挺拔格外出挑。

他们来的是个部队医院,每天早上没开诊门口就聚集着求医问药的人民群众和业务繁忙的号贩子,饶是生殖科没那么一号难求也让人等了不短的时间。沈剑秋拿着挂号单穿过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哭喊着不要打针的孩子走到方孟韦跟前,“走吧。”

主任门口等着叫号的人自然不少,沈剑秋算是复查,几年来这地方跑的勤,早没了开始时的拘束和紧张,背靠长椅坐姿放松又舒展。方孟韦原本隔着一个位置,被后来的小情侣说了两句,只好挪过去挨在他旁边。...

19 Dec 2016

【沈方abo】男言之隐(上)

沈剑秋x方孟韦,abo,短篇,我也不知道几发完

情景喜剧是文学艺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希望有更多的人来爱它

——by一个伤透了心的群主


凌晨两点方孟韦从酒吧出来,门口闪烁的霓虹彩灯在瞳孔上的倒影已经不太清楚了。朋友成双成对四散而去,各自奔向温馨的家庭港湾或是百米内的快捷酒店,只剩他茫然四顾形单影只孤家寡人凄风苦雨。

唯一的女同学怀揣着兼济天下的心肠问他一个人回去行不行,被旁边男友拽了几步,在五年内本街道刑事犯罪率的滚动报备下也打消了助人为乐的心。方孟韦努力睁大眼睛冲他们挥手,大臂摆动间能看见锁骨从开了两颗扣子的领口处支棱出来,感觉有些对不起他坚持了挺久的身体训练。

傍晚的时候下...

12 Dec 2016

Kill Me Heal Me(14)

这是个一时兴起的故事,能走到终点也很开心

ao3

wb

又平一个坑,高兴

28 Nov 2016
1 2 3 4 5 6 7